易宇山人奇门遁甲

御定奇门宝鉴

目录
·奇门源流
·遁甲总论
·凡例
·释义四十四则
·注释烟波钓叟歌
·遁甲隐公歌
·汉阴居士歌
·神机赋
·指迷赋摘
·专征赋摘
·混合百神

 

【奇门源流】
奇门之说,论者谓始于黄帝,删于吕望、张良。汉以前、往往散见于他书,至于隋志艺文专书,始有一十三家。唐益倍之,则其学之来,亦不在近矣。
阴符经曰:爰有奇器,是生万象,八卦甲子,神机鬼藏。
张良注云:六癸为天藏,可以伏藏。由是言之。即奇门之权舆也。
大戴礼记明堂篇曰:明堂者,古有之也,凡九室。二九四、七五三、六一八。盖即河图之义。而奇学之九宫。汉艺文志,有明堂阴阳二十三篇。又明堂阴阳五篇。宣帝时。魏相表采易阴阳。及明堂月令。言五帝所司各有时。东方之卦、不可以治西方。南方之卦、不可以治北方。乃以八卦方位,配明堂之九室。后汉张衡传,郑元既注九宫之说。而南齐高帝本纪注云:九宫者;一为天蓬,二为天内,三为天冲,四为天辅,五为天禽,六为天心,七为天柱,八为天任,九为天英。皆有太过不及之占。
唐会要;元宗三戴十月,术士苏嘉庆上言。请于京城置九宫坛,五数为中,戴九履一、左三右七、二四为上、六八为下,符于遁甲。武宗会昌二年正月。左仆射王起等。奏按黄帝九宫经,及萧吉五行大义。所谓一宫天逢、卦坎、行水方,白者与今奇门之宫星无异。惜乎隋唐志所列诸家,今皆不传。岂其秘之勿泄耶。抑显晦各有时也。
宋之仁宗。以洗马杨维德,簒六壬则曰:神应经。奇门则曰:符应经。今亦不能见其全。得毋好古之士。尚有什袭而藏者乎。
明之宸濠称乱。王守仁收揽异术。乃有李成吾者,进以奇门真传。今之所谓李氏奇门者也。
仇鸾门下士有林士徵者。以奇门占兵屡有有奇验。锦衣陆炳序其书而传之。人呼为林氏奇门。
陶仲文以李林二氏之书。忝以他书而谬紊之,曰:陶真人遁甲神书。盖胜国之以奇门着见者三家而巳矣。
考诸奇门之序,出于都天撼龙经八十一论者凡九。其一曰:都天九卦,二曰:人地三元,三曰:行军三奇,四曰:造宅三白,五曰:遁形太白之书,六曰:八山撼龙之诀,七曰:转山移水九字元经,八曰:建国安基万年金镜,九曰:玄宫入福救贫、生仙产圣。今所传者,造宅三白耳。外俱不得而见闻。或者名山石室之藏。精光不能终废。更有取而修明者乎。废几拭目俟之矣。(天芮汉书作内、天蓬唐书作逢)

 

【遁甲总论】
遁甲为兵而设,兵为阴象,为诡道,故取诸遁。谓其遁于六仪之下而不见其形也。
盖甲为至尊之神,宜藏而不宜露,宜和而不宜乘,宜生扶而不宜克制。所喜者惟土,所憎者惟金,惟其喜土也。故奇门始起之宫,例以六戊随之。甲逆而戊亦逆,甲顺而戊亦顺,如形之与影。两相附而不相离。惟其憎金也。故有乙之合以伺其内,有丙丁之威以制其外。乙者甲之同气。丙丁者甲之子嗣,如手足之卫腹心,臣子之卫君父。鼎足之形成,而后甲有苞桑之固矣。
先王之建万国、亲诸侯,其义亦准诸此。故阴阳顺逆者,造化之定理。戴九履一者,河洛之精蕴。配以八门、八卦列矣。加以三盘、三才正矣。重以三奇、三光耀矣。积时置闰、岁功成矣。
一节三元、二十四气备矣。以六十时干为经,以四时八节为纬。二九四、七五三、六一八。相摩相荡,而四千三百二十之局以成。大之为风云龙虎之机宜。小之为动静行藏之趋避。范围天地而不过,曲成万物而不遗。百姓曰用而不知。虽其中不无诡谲荒唐,悖于圣贤之论。今但取其生克制伏,近于理者,着之于篇,以前民用,而辅易道之所未备。凡欲教为子者之思孝,教为臣者之思忠,不至于前有谗而不知,后有贼而不见,未必非修齐治平者一助也。至于书符诵咒,似属不经,槩不录入。

 

【凡例】
奇门久巳失传,人树一帜,敝帚千金,无从别白。今一字一义,有两说三说者并存之,以备参考。
奇门众说纷然,取其理之正者为首行,列于后或分注者为次,不敢私心去取,然亦略见低昂。
奇门兵事,避忌甚多。凡三胜地五不击之外,又有太岁、月建俱不可击。旺气所在,亦宜避之。所谓春不东伐,秋不西征者是也。与夫亭亭白奸,三门四户、天马方之类,须从岁月太阳查筭,书中未能预载。
奇门最重格局,如龙回首、鸟跌穴吉矣。如逢庚为直符,则为格勃,勃格又不可用。龙走、雀投凶矣,为主者不害。虎狂、蛇矫凶矣,为客者不害。皆有活诀,不可一例。
奇门选择,最重衰旺休囚。如开门本吉,但其性属金,如临土宫金位,及当季夏三秋,所谓得时得地,时之最吉者也。如在春夏,而临于木火,则金气大衰,岂得为吉。凡八门皆然,三奇亦然。
选择以奇门会合为上吉。若有门无奇犹为可用,有奇无门则当另择矣。然如捕猎用伤门,逃亡用杜门,吊唁用死门之类,皆当择其得时得地,即为上吉。又不专重奇门也。
阴阳宅选择粗工、但知奇门会合为吉。不知阳宅须与宅主生命,配合门奇之生旺。阴宅须与山头化命,配合门奇之生旺。若德禄贵马、三合六合之理,皆宜参考。
选择止用奇门,则诸家可废,然亦须检点,必当配合斗首五行、太阳吉凶星煞,无有避忌,而又能合于奇门、方为万吉。故造宅迁塟之家,往往有查至十余年而后得,盖欲求其纯吉无凶者、甚难也。
奇门占法、要分动静之用。静则止查直符、直使时干。看其生克衰旺何如。动则专看方向。盖动者几之先见者也。如闻南方之事、则占离位。闻北方之事、则占坎位。凡鸦鸣鹊噪。东鸣则看震、西鸣则看兑。此皆不能胶柱鼓瑟,刻舟求剑者也。诸占例此。
奇门占法,其说不一。如占天时之法,有专看直符者,有专看格局者,有专看天蓬、天英为水火二星者。有专看壬癸丙丁、为时雨所司者。有专看雨师风伯、雷公电母等神者。其说既不可全非,其理亦不可偏废,临时会意,头绪纷然,灵机所触,皆难预决,诸占放此。

 

【释义四十四则】
释奇
乙为日奇、丙为月奇、丁为星奇,故名三奇。然读如奇偶之奇亦通,盖戊己庚辛壬癸,皆有六甲遁乎其中,是甲与六仪相偶也。乙丙丁则单行矣,故名奇。兵家所谓握奇经者、亦音奇偶之奇,义亦相同。

 

【释仪】
仪者用也,为甲所用也。亦有仪卫之义。盖甲遁于仪中,而仪则卫乎其外也。

 

释门
五行之理,畏克喜生。甲木位于东、庚金位于西、东西相对,木之畏金也甚矣。故用奇以制庚,庚制而退休于坎,以就水之生,故正北为休门。休于北而对于南,有向明而治之象,景者大也,故正南为景门。水能滋木、金能生水,生则金气泄,泄则木气舒,故金水之间,西北为开门。有开必有阖,故对开为杜门。杜者言阳气欲尽也,木既休于水、则木气畅,故水木之间、东北为生门。有生必有死,故对生为死门。死者言落其实而取材也。庚欲犯甲,甲既休于北,而对之者惟有卯木,不无受伤之患。此伤而彼亦惊,故正西为惊门,正东为伤门。

 

释星
蓬任冲辅英芮柱心禽,其立义皆本于甲。而其取义则因于节气。盖甲既遁而星乃显其用,谓之星者,必晦而后现。犹夫甲之必遁而后显也。冬至之木、阳意已动。蓬者逢也,言能复逢其阳也,故一宫曰蓬。立春乃可以任其性矣,故八宫曰任。春分则其气益畅,故三宫曰冲,冲者动也。至于立夏。扶苏四荫,附之者益众,故四宫曰辅。夏至而英华尽露矣,故九宫曰英。立秋而敛,故二宫曰芮,芮之为言内也。秋分黄落,厥干独存,故七宫曰柱。立冬则体竭内含,中藏仁德,故六宫曰心。惟土则四时相依于木,有禽之象焉。故中五曰禽。

 

【释九宫之色】
两仪立而后五性分,青黄赤白黑者,五方之正色。九宫之色有七,而色不同,不可以五方论。如坎在北、色主黑,而九宫主白。坤土宜黄,而九宫主黑。兑金主白,而九宫主赤。此从九宫时气之色而言也。坎、艮皆白,万物未萌之色也。方春而芽,白者渐有青意、而犹未青,故曰碧、属震。初夏属巽,色重于青,故曰绿。盛夏在离,其气薰灼,故不曰赤、而曰紫。过夏而神色渐秾,故曰黑。秋深在兑为赤、丹黄凋落矣。交冬为干,万物归根,无色可见,故亦曰白。黄主土,四季有之。故不配于八月,非正色间色之谓也。

 

【释八神
八神者;天乙、螣蛇、太阴、六合、朱雀、白虎、九地、九天也。天乙常随甲而加时干,故亦名直符。阳局顺行、阴局逆行,依次临方,不循宫次序。凡兵占以天乙所在、坐击其冲。扬兵于九天、安营于九地、伏兵于太阴、匿形于六合。间谍用朱雀、侦探用白虎,惊扰用螣蛇,各有所司也。或有用元武、勾陈者。朱雀之下即可兼看玄武,勾陈之下即可兼看白虎。

 

【释八卦分八节】
八节者;冬至、立春、春分、立夏、夏至、立秋、秋分、立冬也。冬至一阳生,生于阴之极也。夏至一阴生,生于阳之极也。故冬至起于坤,夏至起于干。以先天卦之接应也。是以立春起于震,春分起于离,立夏起于兑,行东蔀之生气而隶于北。立秋起于巽,秋分起于坎,立冬起于艮,行西蔀之杀气而隶于南。一节统三气,一元统五日,一日统十二时,一时为一局,五百四十局为一卦,八卦合得四千三百二十局,以成一岁,此轩辕氏之始制也。一节分三气,一气立四十五局,岁得一千零八十局,此风后演轩辕氏四局为一局之制也。冬至甲子生于一,一数之始也。夏至甲子生于九,九数之终也。故冬至起于坎、夏至起于离,此后天卦之节应也。是以立春起于艮,春分起于震,立夏起于巽,顺行阳气而履于左。立秋起于坤,秋分起于兑,立冬起于干,逆行阴气而戴于右。一节统三气、一气统三候、一候为一局、九局为一卦,八卦合得七十二局,以成一岁。此太公望约十五局为一局也。八节分二至、二至分阴阳,阳统十二气顺行九宫为阳九局。冬至、惊蛰、清明、立夏四气,三元甲子起于一七四宫。小寒、立春、谷雨、小满四气,三元甲子起于二八五宫。大寒、春分、雨水、芒种四气,三元甲子起于三九六宫。阴统十二气逆行九宫为阴九局。夏至、白露、寒露、立冬四气,三元甲子起于九三六宫。小暑、立秋、霜降、小雪四气,三元甲子起于八二五宫。大暑、秋分、处暑、大雪四气,三元甲子起于七一四宫。每一宫统四元,每一元统六十时,四元分得二百四十时为一局,岁四千三百二十时为十八局,此留侯又约四局为一局也。
汉阴居士曰:天地之理,阴阳生杀而已矣。含两间而吐四时者,理中气也。气无理不畜,理无气不舒。阴阳生杀者,所以畜其气而舒其理者也。故庖羲氏俯仰以画卦、轩辕氏即卦以分节,亦各缘阴阳生杀,发其含吐舒畜而已矣。八节之义;冬者阴也,其音翕、阴之理也。夏者阳也、其音张,阳之理也。春者阳之生气也,故其音张而发。秋者阴之杀气也。故其翕而敛。此阴阳理气自然之翕张敛发,故运行四时而生成百物也。至者拯也、分者中也、立者止也。先天坤以纯阴居北,阴至于纯而阴极矣,故曰冬至阴极则阳生。阳生则阴止,故震一阳生于东北曰立春。离以阳含阴而居东,阳之生气得乎中,是以二阳含一阴而中分之,故曰春分。阳过其中而气渐盛,若不知其所止,则必至于极。故兑以一阴止二阳于东南曰:立夏。干以纯阳居南,阳至于纯而阳极矣,故曰:夏至。阳极则阴生,阴生则阳止,故巽一阴生于西南曰:立秋。坎以阴含阳而居西,阴之杀气得乎中,是以二阴含一阳而中分之故曰:秋分。阴过其中而气渐盛,若不知其所止,则必至于极,故艮以一阳止二阴于西北曰:立冬,此羲皇二圣,卦节一揆之旨也。后天卦位虽易,而八方八节不能易。其所能易者,则阴阳升降之气。而所不能易者,则阴阳配合之理也。故曰天地之理,阴阳生杀而已矣。

 

【释九宫】
九宫者;四正四维中央也。其体则先天阴阳往来顺逆之序,其用则洛书戴履左右肩足之数,其义则一也。但先天之序隐,隐则布局繁而难。洛书之数显,显则布局简而易。是以太公留侯于奇门布局,则用洛书之数,起元仍用先天之节。盖去难而取易,舍繁而用简耳。易赞曰:易则易知,简则易从。太公留侯、真明易简而得其理者也。

 

【释虚中合宫】
五行分位五方,左旋相生。正北水生正东木,正东木生正南火,正南火至中央土,中央土生正西金,正西金生正北水,惟中央无门,故虚而土寄合于西南,以续金火之气,亦见坤为万物之母也。以中五所以合于坤二也。一本阳局中五合于二,阴局中五合于八,先天巽以一阴生于西南,震以一阳生于东北。冬至一阳生于阴之极,故用阳局。而以中五寄巽,以姤其阴气。夏至一阴生于阳之极,故用阴局。而以中五寄震,以复其阳气,是阳局顺阴而逆阳,阴局顺阳而逆阴,阴阳互交于五之寄宫。而后得乙与庚合,而甲始无畏。脱中五不寄于震巽,则后天之坤艮不得属土。而洛书之二八不能相交。且中五之土、有阳无阴。有死门而无生门,亦非通论。所以悟真结胎,用先天之数。东南合五、西北合五、中宫分五为三家相见。盖其分阴阳于震巽者,即二少之合阴阳于二长也。其说于理尤为周备,但旧本多从前说,故遵之。
东南合五者;木往生火、木三火二合成五也。木往必经兑,故后天巽代兑为木。西北合五者;金来生水,金四水一合成五也。金来必经艮,故后天干代艮为金。盖以途图之生数合之也。不言成数有合者,以其去本位之生数即成五,不必合也。中分五者,分土之成数,西南东北各得其五也。故曰数往者顺,知来者逆也。

 

【释六仪遁六甲】
六仪遁六甲者,六甲统六仪,仪用而甲不用也。其仪维何?干有十而宫惟九,甲不入宫则奇仪无首,甲若居宫则奇仪缺位。是以甲统其仪,用仪之用以为用,而不自用也。假令甲以奇仪分布九宫,顺则仪在前、奇在后,逆则仪在后、奇在前。今举顺布以类其余。如布冬至第一局。先布三奇于后、乙居九、丙居八、丁居七,次布六仪于前,戊居一、己居二、庚居三、辛居四、壬居五、癸居六,此奇本局之定位也。一局为一元,一元统五日,五日统六十时,六十时分六甲,六甲统六仪,自甲至癸、一宫一干,遍历九宫,为终一甲。六历九宫、为终一元。一元终又起首甲为第二局。本局甲子起一宫、顺遁九宫,至癸酉仍归一宫。则首甲所监之九干,终于一戊之本局,定位居一。甲子十干始于一而终于一。甲子与戊同宫,是戊遁甲子,故统曰甲子戊。甲戌续癸酉起二宫,宫遁一干至癸未,仍归二宫。二为己本局之定位,是甲戌与己同宫,统曰甲戌己。甲申续癸未起三宫,宫遁一干至癸巳,仍归三宫,三为庚本局之定位,是庚遁甲申,故统曰甲申庚。甲午续癸巳起四宫,宫近遁一干至癸卯,仍归四宫,四为辛本局之定位,是甲午与辛同宫,故曰辛遁甲午,而统曰甲午辛。甲辰续癸卯起五宫,宫遁一干至癸丑,仍归五宫,五为壬本局之定位,是甲辰与壬同宫,故曰壬遁甲辰,而统曰甲辰壬。甲寅续癸丑起六宫,宫遁一干至癸亥,仍归六宫,六为癸本局之定位,故曰癸遁甲寅,而统曰甲寅癸。举此一局,而局局如是。布此一元,而元元如是。故甲子戊、甲戌己、甲申庚、甲午辛、甲辰壬、甲寅癸,旬首之甲。莫不统仪以遁,则仪用即甲用。故曰用仪之用以为用,而不自用也。
六甲统仪不统奇者,仪为庚之党羽,奇为甲之腹心也。奇仪分布九宫,六甲又遁诸干于九宫者。
备星门之为符使,所为遁宫也。

 

【释符头】
符头者;符合上元首甲也。甲子、己卯、甲午、己酉四日为符头。盖一气统三元、分上中下三局,一局统五日,五日统六十时为一纪。一纪即一元纪法。以十干加十二支,首尾相合为一终。干以甲为首、癸为尾。支以子为首、亥为尾。故自甲子至癸亥,合得六十为一纪,谓之一元,奇门选时之法也。时非日不能得元,元非气不能得局,是以一气统三元为三局,分上中下以别之,再别为周,再周为变,故终十二纪。而天地之气,是以谓之六气也。凡变气一,统节气四,故四分日纪以起各气之元。用甲己二干遁起甲子时为元首,二干加仲为上、加孟为中、加季为下。以仲之甲己四日,遁起甲子时,合时纪上元之首,故曰:符头也。

 

【释直符直使】
符使者;星门用时之异名也。直者;代甲而直其用也。甲以星门为体,以奇仪为用,故奇仪无定位,而星门有定宫也。星为符者,即凭执之符也。门为使者,即甲巡行之使也。故凡甲在之宫,即以直宫之星为符,以直宫之门为使也。干本十也,以配十二支,而变为六十干,故甲称六而仪亦称六也。奇仪者九干之体。六十干者奇仪之用也。故奇仪随元分职九宫,而六十干亦随元分遁九宫也。六十干分遁九宫,则六甲干首亦在其中。何以概言为奇仪之用也。盖以身先之而分其势以弱之也。若六甲不率五十四干分,遁则各干各聚于一宫,非所谓强木弱金也,何也?以木弱金而强木者也。故凡甲在之宫,而癸輙临之。所以甲子遁戊,而癸酉亦遁戊。金盗土以生水也。甲戌遁己,而癸未亦遁己。土相比以求益也。甲申遁庚,而癸巳亦遁庚。火制金以防合也。甲午遁辛,而癸卯亦遁辛。木助火以制金也。甲辰遁壬,而癸丑亦遁壬。土相连以败水也。甲寅遁癸,而癸亥亦遁癸。水相合以益木也。是以甲子癸酉遁戊,而戊应配之辰与子酉合。甲戌癸未遁己,而己应配之卯与戌未合。甲辰癸丑遁壬,而壬应配之子与辰丑合。甲寅癸亥遁癸,而癸应配之亥,与寅亥比合。惟甲申癸巳遁庚,而庚应配之寅,则冲申而害巳,故巳火克庚金,而申金又克寅木也。甲午癸卯遁辛,而辛应配之丑,则生辛制卯而盗午。故午火克辛金,而卯又克丑土也甚矣。金之不能忘情于木也,故仪顺而奇应之以逆,仪逆而奇应之以顺有以也。或曰甲遁于仪,不能遁于奇,何以言为奇仪之用也。盖以静为体,以动为用也。奇仪之于卦无定位,于局有定位也。有定宫则谓之静,故曰奇仪为九干之体也。六甲随元遁于仪,故奇合,六仪之干亦随甲遁于宫。遁则非静矣,故曰六干为奇仪之用也。夫六甲不遁于六仪,则九星不能直其符,九干不遁于九宫,则八门不得直其使。歌曰:直符常以加时干,直使逆顺时支去。谓每甲用时,以当直之星符,临奇仪本局之定位,以当直之门使,巡奇仪本元之遁宫也。譬之用人,其人体在是,而以符监之,其人用在彼,而以使察知,则何所为而不善哉。故云:善藏其用,以儆戒无虞也。

 

【辨三氏奇门】
李氏奇门真传,不顾尊甲之义,止以节气为准。如云:辛卯日午时立春,是日癸巳时,犹用大寒下元,自甲午时起、至癸巳日亥时止、共三十时,先用立春下元阳二局、谓之残局。自甲午日子时起、至戊戌日亥时止、共六十时,后用立春上元阳八局。己亥日子时起、至癸卯日亥时止,共六十时,用立春中元阳五局。又自甲辰日子时起,至丙午日申时止,共三十三时,仍用立春下元阳五局为补局。谓以此三十三时,补足先用残局,以成一元。丙午日丁酉时、交雨水节、亦如立春,先用下元补局,嗣此而后、气气皆同,直至甲午日子时交寒露节,三元顺序始为正受。至己酉日乃用霜降超起,超至次年戊戌日芒种,超过四日。超至辛丑日大雪、超过七日,又超至次年癸卯日芒种、过九日。余无再超之理,即以己酉日、叠作芒种闰奇。盖以接气为拆补,谓拆补宁多二三时,起超不可过九日,如过九日,即当置闰也。
考古法以甲子、己卯、甲午、己酉为符头者,缘尊甲以制奇门,故立符以定元首也。是以符头为体,节气为用。非节气则不能入局,非符头则不能起元,故于二至之前,置闰引气,以归符头也。李氏超闰既用古法,则接气亦当如古法,何得创为拆补以乱符头,若谓拆补是接气之准。则符头不得超前气而为超神。若谓超神为置闰之基,则气余不得因拆补而为节气,此易知者也。如必以气为准,则超神亦当用拆补法,不宜于本气、接后气之超。倘曰符头巳到,不得不超,而接气符头未到。何以下元返用于上元之先耶。脱依此法,不但下元用于上元之先,中元亦可用于上元之先矣。况甲午符头,仅得一元五日六十时。若用残局补合三元,又系己卯符头所辖。宁有当辖者不能用,而顾用于不当辖者乎?殊违尊甲之旨也。
林氏奇门,以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,大阳日行一度、历十二辰、二十四气为一周,奇用七十二候,止三百六十日,余日之度成闰奇,以合天道气候。凡一节气三十日五时二刻,以三十日为六候,余五时二刻为闰始,一岁-二十四气,积其余得五日三时为一候,作闰候。故二十年有二十一候之闰。第一年在天正冬至上候起、至芒种末、闰上候。第二年在小满末润中候。第三年在立夏末、闰下候,周而复始、一至一年,二至二十一年,三至四十一年,四至六十一年,循环不已。积四百一十六年而天正冬至,仍闰上候。
考古法正受之后起超者,盖尊甲子为上元之首也。故超四十余气,遇芒种大雪,重用本气三元,以续阴阳终极之气,俾三元之次序不紊耳。林氏不究古义,谓李氏置闰为非,创为闰候之法,自谓奇门功臣,不知李氏超闰,正合古义,第以拆补用于接气淆乱符头,然于三元次第,犹有上中下之分别也。若林氏二十年闰二十一候,则三元次第不分,四仲符头无用矣。不亦奇门之罪人乎,殊违尊甲之旨也。一陶真人遁甲神书,超闰以二氏为准,加临以古法为非,谓禽芮不宜同宫,奇仪逐时有异,创立阴阳一百六十二图。自序云:启千古不传之秘,其法阳遁一局一宫起甲子戊,二宫起甲戌己,三宫起甲申庚,四宫起甲午辛,五宫起甲辰壬,六宫起甲寅癸,七宫起丁奇,八宫起丙奇,九宫起乙奇。直符直使不载图中。若甲子时用事,以直符天蓬、直使休门同加于坎一宫。天盘地盘相同。凡甲己日之戊辰时、乙庚日之己卯时、丙辛日之庚寅时、丁壬日之辛丑时、戊癸日之壬子时、癸亥时,此六时各归各宫。故同甲子时者,共为一局第一图,永定不易。如用乙丑时,本局地盘不动,以天盘甲子戊加乙于九宫。再加甲戌己于一宫、甲申庚于二宫、甲午辛于三宫、甲辰壬于四宫、甲寅癸于五宫、加丁奇于六宫、加丙奇于七宫、加乙奇于八宫。以蓬休符使加于离九宫。凡甲己之乙丑甲戌时、乙庚日之戊寅时、丙辛日之己丑时、丁壬日之庚子、辛亥时、戊癸日之壬戌时,七时六甲,各加其干。故同乙丑时者,共为一局第二图,亦永定不易。如此阴阳各立九局,每局各位九图,共为一百六十二图。
考古法,东部四卦,一少交于西南。西部四卦,二少交于东北者,交于阴阳始生之地也。故后天坤艮位其地,而以五寄之,惟其有寄宫也。然后得乙与庚合而丙居其功。冬至四节,六甲从乎顺行。夏至四节,六甲从乎逆布者,从其卦爻往来之序也。故后天洛书代其序,而以时遁之惟其有遁宫也。然后得符与使分,而甲藏其用,此理渊微,未易测也。陶氏不究古义,疑太公留侯捷法,为后人附会,谓时远难稽,无足凭信,遂用飞掌加临,立成图局,以为附合洛书。
夫飞掌之法,乃近代形家排山之法,非古法也。脱如其说,使九星可入中宫,禽芮亦不并混,不知直使仅有八门,又将何法以分九宫乎,颠倒星宫,殊违尊甲之旨也。

 

【释阴阳刑德开阖】
阴阳刑德开阖者,阴刑阳德,阳开阴阖也。冬至德在卯、刑在酉。夏至德在酉、刑在卯。春分德在午、刑在子。秋分德在子、刑在午。立春德在辰、刑在戌。立秋德在戌、刑在辰。立夏德在未、刑在丑。立冬德在丑、刑在未。凡刑德所在,三气共之。刑德不及寅申巳亥者,以四孟为四生,故不及也。蓬任冲辅禽之阳星,凡五阳星加时为开。英芮柱心谓之阴星。凡四阴星加时为阖。将兵以开阖分主客,以刑德定坐击,阖为主、开为客。坐阳德、击阴刑是也。

 

【释三甲】
三甲者;孟甲、仲甲、季甲也。凡上元入局,甲子、甲午直符为仲甲。中元入局,甲寅、甲申直符为孟甲。下元入局,甲辰、甲戌直符为季甲。三元三甲直符之时,举事视刑德为动静。将兵视刑德为战守,皆以在门决之。在门者刑德在直使之门也。冬至三气卯为德、酉为刑。凡三元入局五百四十时中,五卯时德在门,五酉时刑在门。德在门之时,宜动宜战。刑在门之时,宜静宜守。三气元中,孟甲、仲甲直符旬内,有刑亦有德。惟季甲直符甲辰旬中,有刑而无德。甲戌旬中,有德而无刑。立春三气元中,五辰时德在门。五戌时刑在门。孟甲、季甲直符旬内,有刑亦有德,惟仲甲直符甲子旬中,无刑而有德。甲午旬中,无德而有刑。春分三气元中,凡五午时德在门,五子时刑在门。立夏三元气中,凡五未时德在门,五丑时刑在门。六气十八元中,仲甲、季甲直符,有刑亦有德。惟孟甲直符甲寅旬中,无刑而有德。甲申旬中,无德而有刑。夏至十二气,直符同,刑德反是。凡德在门之时,阳星加之为尽开。阴星加之为半开。刑在门之时,阳星加之为半阖,阴星加之为尽阖。故经云:能知三甲、一开一阖,不知三甲,六甲尽阖。
三氏诸书,以仲甲为刑德在门,此时主客皆不利,惟宜退藏隐伏。孟甲为阳在内,阴在外,此时利主,宜坚壁守城。季甲为阴在内、阳在外,此时利客宜提兵动众。又以甲申庚为刑门。又注六甲之时,阳星合孟、内开外阖,合仲半开半阖,合季外开内阖。阴星合孟,内半开、外尽阖。合季外半开、内尽阖。不知何所取义,存之以备博洽之考。

 

【释三奇得使】
三奇得使者,谓得三吉门、直使加奇也。凡开、休、生加乙、丙。丁为吉门合三奇,利为百事。更得吉门作直使为得使,谋为尤利。

 

【释三奇游六仪】
三奇游六仪者,谓奇间于仪中,仪加奇、而奇复游其仪也。左仪加奇,则奇游于右仪。右仪加奇,则奇游于左仪。乙游己辛,丙游戊庚,丁游壬癸,必为当旬直符来加方是。假如阳一局,乙奇在九宫、甲午辛在四宫居右。甲戌己在二宫居左。若乙亥时,甲戌直符来加乙于九宫,则乙游于右仪之辛。若乙未时,甲午直符来加乙于九宫,则乙游于左仪之己,此时利为百事。若得吉门更利,丙丁仿此,左右间一宫者亦是,如阳三局乙奇是也。

 

【释玉女守门
玉女守门者,地盘六丁守直使之门也。甲子直符庚午时、甲戌直符己卯时、甲申直符戊子时、甲午直符丁酉时、甲辰直符丙午时、甲寅直符乙卯时,值此六时则直使遁于丁奇所在之宫,丁为玉女,故曰:玉女守门也。此时利谋秘密、阴私之事,乘玉女守门方出,人不能见。入宜营建宴会、和乐之事,若遇三奇吉门直使,又得太阴临合地户,宜福食远行、出入皆吉。
以上三格,三氏诸书,各有异同。李以甲戌、甲午为乙奇得使,甲子、甲申为丙奇得使,甲辰、甲寅为丁奇得使,林陶因之。林以甲己时丙、乙庚时辛、丙辛时乙、丁壬时己、戊癸时壬,为玉女守门时。李陶皆以玉女守门为三奇游六仪。考钓叟歌与诸说不合。歌云:吉门偶尔合三奇,值此经百事宜,更合从旁加检点,余宫不可有微疵,三奇得使诚堪使,六甲遇之非小补,乙逢犬马丙鼠猴,六丁玉女骑龙虎,号为三奇游六仪,又有玉女守门时,若作阴私和合事,请君但向此中推。此十二句是承上接下,一串说来者。若从三氏以游仪为得使,以守门为游仪,则于歌义大相戾矣。歌云:甲遇者,谓得使之时,复遇直使之甲加之,其吉更倍,非以游仪为得使也。且得使遇甲,惟丙辰、丁酉二时有之,阴阳二局仅各三见,阳一局八宫,三局一宫,五局三宫,阴六局八宫,四局六宫,二局四宫为丙奇得使遇甲。阳三局九宫,五局二宫,七局四宫,阴九局三宫,四局七宫,二局五宫,为丁奇得使遇甲。至于乙奇以及他时,则遇甲而不得使。或得使而不遇甲矣。矧经中止载游仪、守门二格,无得使之格,若必谓游仪为得使,是以仪为使,而不以门为使也。必谓守门为游仪,是以门为仪,而不以甲为仪也。何则玉女守门者,守其宫以侍直使之门,来加所遁之时也。玉女、丁奇也,既以丁奇所在之宫,守直使来加为守门,亦可谓之八门游丁奇,奚可谓之三奇游六仪乎!至于林以甲己时丙等为守门,则尤不可解矣。且三奇游六仪,惟阳一局、阴九局九见,阳一四七局、阴八六三局惟丙奇见。阳三六九局、阴七四一局,惟乙奇见。其诀以一奇间于二仪之中,如天盘左仪直符加奇,则其奇游于右仪。右仪直符加奇,则其奇游于左仪。故曰:乙逢犬马、丙鼠猴,六丁玉女骑龙虎也。若依陶氏定图,每一时以奇仪顺序一易,则天盘与地盘异矣,又将何据以为得使乎。

 

【释迫】
迫者;门制其宫也。开门临三、四宫,休门临九宫,生门临一宫,景门临六、七宫,伤、杜二门临二、八宫,死门临一宫,惊门临三、四宫,凡此为迫,不利诸事。经云:吉门被迫,吉事成凶。凶门被迫,凶灾愈甚。值此惟宜安静、不宜举动。

 

【释五不遇时】
五不遇时者;时干克日干也。凡值此时,诸事不利。经曰:时干克日有灾厄,甲日从午逆数之。若到戌亥便越过,万事如逢俱不宜。其法以庚加午逆行,越过戌亥,为时之定局。次以日干甲从庚上逆数其下,即本日五不遇时也。凡十干环列,顺数七干,逆数五干,皆克第一干。顺数者;止论其干,故名七杀。逆数者,合论其干支,故曰:五不遇时。

 

【释奇墓奇制与日时干墓同凶】
奇墓者;乙奇临二宫,丙奇、丁奇临六宫也。二宫藏未,六宫藏戌。乙木墓于未,丙丁火墓于戌,故乙奇墓二、丙丁墓六也。墓则气绝,不利举动、动即有凶。合奇门半吉。奇制者;乙奇临六、七宫,木制于金。丙丁奇临一宫,火制于水也。三奇受制,占与墓同。盖奇为尊甲而设,临于墓制,则甲己无辅,故为凶也。乙未、丙戌、丁丑三日时,谓之日时干三奇入墓,其凶与墓制同。凡戊辰、壬辰、己未、癸未、辛丑五时,为时干入墓,不可用。以干囚于支也。旧本有戊、丙戌、丁、己丑四时,无戊辰、己未、辛丑三时,今改正之。

 

【释六仪击刑】
刑者;子刑卯、戌刑未、申刑寅、午刑午、辰刑辰、寅刑巳也。甲子戊仪加三宫,甲戌己仪加二宫,甲申庚仪加八宫,甲午辛仪加九宫,甲辰壬仪、甲寅癸仪加四宫,为击刑。以三宫藏未,八宫藏寅,九宫藏午,四宫藏辰巳也。凡值此时最凶,不宜举动百事,强有出者,车破马伤,兵败将杀。一本甲戌加八宫,甲申加四宫,甲寅加二宫亦是。

 

【释游三避五】
三五者;生死二气顺逆之通名也。其法有二时,一日游避时,以十二支环列。日后三辰为生气,日前五辰为死气。谓逆三时干生日干。顺五时干受日干之克也。一符游避时,以十干环列,取符前三干为生气,符后五干为死气。谓逆五时干克符干,顺三时干受符干之生也。凡生气所在之方,不合奇门,亦宜游。死气所在之方,即合奇门,亦宜避。故曰:游三避五。
李氏以三为震三宫,五为寄坤之五宫。谓震为木生之位,坤为死门之乡。凡六甲直符,宜游震避坤也。林氏以直符加丙为游三,加戊为避五。谓丙受甲生,戊受甲克也。陶氏以冬至后,天乙直使在一二三四为行阳,六七八九为行阴。夏至后,天乙直使在九八七六为行阳,四三二一为行阴。冬至后,自九至一,中分五之南为阳,五之北为阴。夏至后,自一至九,中分五之北为阳,五之南为阴。谓阴阳二使,各行半道,利害难分,故有避五之义也。愚谓奇门以尊甲立义,要使甲不受制,然后为尊甲也。林氏避五虽非古义,然犹未违尊甲之旨,但不知三五有顺逆耳。若李氏以六甲直符、宜游震避坤,则是凡百举动,皆由正东而避西南矣。且甲子直符临震宫名击刑,阴局中五寄艮宫得生门,不又为游刑避生乎。至于陶氏利害难分之说,则溺于飞掌,更谬于二氏矣。

 

【释反吟伏吟】
反吟者;反复不能宁处而呻吟也。凡星门各有定位,若加临于对冲之位,即为反吟。如蓬加英、休临景是也。伏吟者;伏匿不能变动而呻吟也。凡星门各加临于本位,即为伏吟。如蓬加蓬、休加休是也。如值二吟,若得太阴合奇门盖之、其凶减半。伏时宜收敛货财、隐匿什物。反时宜发散财货,分给仓廪。凡值二吟,不利举动。
陶氏图中,有时干而无遁宫,故反伏二吟,支离舛谬,已不足论。但谓六甲序为伏吟,则于三甲阖辟之义不蔽,更属荒唐。夫奇门之所以必遁其甲者,盖主静以立人极之意也。是以六甲之时,符使各安其位,定而能静,谓之遁甲。不为伏吟,甲遁之后,奇仪用事,符使分宫,则星不得不动。以加所用之时,干门不得不动,以临所遁之时支。惟其动也,而后加临对宫,有反复不宁之悔。加临本宫,有伏匿不变之悔。悔者;悔其忘动,故曰:反吟、伏吟。若以六甲序为伏吟,是以静而致悔矣!岂遁甲之旨也耶。尝考六十时中,星伏惟六时。甲子值符戊辰时,甲戌直符己卯时,甲申直符庚寅时,甲午直符辛丑时,甲辰直符壬子时,甲寅直符癸亥时。此阴阳二局星伏之定时也。凡六癸时为门伏,阴阳二局皆同。惟禽星直符多一庚时,任星、芮星直符多一丁时。如禽星直符阳一局庚戌时、二局庚子时、三局庚寅时、四局庚辰时、五局庚午时、九局庚申时死门伏。阴九局庚戌时、八局庚子时、七局庚寅时、六局庚辰时、五局庚午时、一局庚申时,生门伏。芮星直符阳一局、任星直符阴九局、丁丑时。阳二、阴八丁卯时,阳六阴四丁巳时,阳七、阴三丁未时,阳八、阴二丁酉时,阳九、阴一丁亥时,阳局死门伏,阴局生门伏。此门伏之定时也。反吟取冲,头绪烦多,不能悉载,故未考定,于局中见之。

 

【释天辅时与五合时同吉异理】
天辅时者;甲子、甲戌、甲申、甲午、甲辰、甲寅时也。此六时符使未分、奇仪安位。惟天乙贵人,辅甲而遁,故曰:天辅时。经云:天辅之时,有罪无疑,斧钺在前,天犹赦之。谓甲为青龙,贵人乘龙。万神呵护,摄伏诸凶,故为吉也。凡值此时,宜雪冤理枉,解纷释难,诸事皆吉。五合时者,时与日之干相合也。甲己相合、乙庚相合、丙辛相合、丁壬相合、戊癸相合为五合。凡值此时,吉神用事,凶煞退藏,故其吉与天辅时同。宜谋为和合、隐秘诸事,不宜雪理解释。故曰:同吉异理。
林氏以五合时为天辅时,谓五合吉时,对五不遇凶时也。陶氏以六丁为天辅时,谓丁为甲之正生,庚之正克也,能制庚辅甲也。又云:若以甲为天辅时,有犯三甲开阖,必丁是而甲非。不知三甲开阖,谓当阴刑阳德之时,星符加临。有阴阳开阖之分也。如不当刑德,则阳星加时为开,阴星加时为阖,与丁何与。

 

【释天网】
天网时者;八门临伏之时,即癸酉、癸未、癸巳、癸卯、癸丑、癸亥六时也。凡百出入,皆由于门,八门临伏,如张网于门,出入见罹,故曰:天网。如值此时,诸事不利。惟逃亡隐伏,出其方,人不能获。然网有高低,出有俯仰,非可造次。凡急难避匿时,视天上癸临何宫,临四宫为入墓,不宜出。临一二三宫为低,临六宫为触冠,不宜出。临七八九宫为高,高时以左手食指掩人中,仰面踽步而去。低时以两臂负刀,俯身匍匐而去,俱至六十步外,坦行无疑。凡癸亥时为天网四张,东西南北,皆无路可出。惟阳九局、阴一局有之。经曰:天网四张,万物尽伤,强有出者,必罹其殃。凡值此时,只宜安静,不可妄动。
三氏俱以癸临之下为天网时。凡甲寅值符,十时皆不可用。若在八九之宫,谓之四张。此时尺数高,任其往来,其说谬甚。夫既谓之四张,则无路可出矣。又从何处往来,且甲寅为天辅时,甲加丙为朱鸟跌穴时,戊午、己未、庚申、辛酉、壬戌五时,直使同临,为天乙持衡时。而阳一二三五局,阴二四六局,皆吉门直使。此六局丙辰时,又为丙奇得使,遇甲最为难得之时。岂可概以为天网时乎!

 

【释贪合受制】
贪合受制者;庚贪乙合,受制于丙丁也。凡金木气旺时,元首临其位,则乙庚合于二气交会之宫,而为丙丁所制,故三奇用而六甲尊。此可以观圣人乘时之妙矣。局法冬至以后,木气旺,后天三为木位,故阳局甲子起三宫,则乙庚合于西南,而丁即窥于南,丙即伺于北。夏至以后,金气旺。后天七为金位,故阴局甲子起七宫,则乙庚合于东北,而丁即窥于北,丙即伺于南。故曰:庚贪乙合,而受制于丙丁也。
陶氏定图,五还中宫,故阳三阴七,无乙庚之合。且谓古法,禽芮同宫,五二莫辨,是独指阳遁说矣。若兼阴阳总说,何以不言禽任同宫,五八亦莫辨乎。近见作十八图活局者,亦以五专寄坤。注曰:水土生于申,申寄坤,故土亦寄坤,则又星家之误矣。

 

【释天将阴阳干支所属】
天将者;贵人、螣蛇、朱雀、六合、勾陈、青龙、天空、白虎、太常、元武、太阴、天后也。此十二神应乎天干,故曰:天将,即日将也。求将之诀,始子申、终未丑。避魁罡,不冲首。干取合,用惟九。阴阳分、顺逆数。又诀:干宫甲子申、支分干不分,此是纳甲法。支始干、干终坤。日干寻纳合,支上贵人生。
其法以干、坤、艮、兑,坎、离、震、巽环列。以十干甲起于干,一卦一干,纳至辛,止于巽。又纳壬于干,癸于坤,则乾坤各纳二干,故曰:干纳甲壬、坤纳乙癸。艮纳丙、兑纳丁、坎纳戊、离纳己、震纳庚、巽纳辛也。阳局求贵人入宫,先用纳甲,如序顺列。次以十二支除去冲首,及魁罡三支。阳贵支以子为首,午冲子,罡在辰、魁在戌。去午辰戌三支不用,余九支。以子纳于干之甲下,一卦一支,顺纳至亥,仍纳于干之壬下,则干纳壬亥甲子,坤纳乙癸丑。艮纳丙寅,兑纳丁卯,坎纳戊己,离纳己未,震纳庚申,巽纳辛酉,为阳贵入宫之定卦。凡阳局用贵,以日干寻纳甲合神,本日贵人,即起于合神所纳之支。如甲戊庚三日,求贵人所起,甲与己合,己为甲之合神。戊与癸合,癸为戊之合神。庚与乙合,乙为庚之合神,即寻己癸乙三干,纳在何卦。离纳己、己纳未,则甲日贵人起于未。坤纳乙癸,乙癸同纳丑,则戊庚贵人起于丑是也。冬至以后,皆用此局。
阴局求贵人入宫,先用纳甲。如序逆列,次以十二支,除去冲首,及魁罡三支不用。阴贵支以申为首。寅冲申,魁罡在戊辰。去寅戌辰三支不用。余九支,以申纳于干之甲下。一卦一支,逆纳至酉,仍纳于干之壬下,则干纳壬酉甲申。坤纳乙癸未,艮纳丙午,兑纳丁己,坎纳戊卯,离纳己丑,震纳庚子,巽纳辛亥,为阴贵入宫之定卦。凡阴贵用局,以日干寻纳甲合神,本日贵人。即起于合神所纳之支。如甲戊庚三日,求贵人所起甲合神。己纳于离,丑纳于己。则甲日贵人起于丑。戊合神癸,庚合神乙。乙癸纳于坤,未纳于乙癸。则戊庚二日,贵人起于未是也。夏至以后皆用此局。
或曰:八卦纳十干,奈何独称纳甲。盖干纳甲壬二干,阴阳贵人支首,皆纳于干之甲下。恐悞纳于壬,故称纳甲以儆之也。曰:阳贵支以子为首是矣。阴贵支以申为首,何义也。盖先天坤在子,后天坤在申,故用子申为首也。何以从坤而不从干也,先阴后阳之理也。阴极则阳生,阳生而万物生,故从坤则机生。阳极则阴生,阴生而万物息,故从干则机息矣。不观儿在母腹乎。母呼亦呼,母吸亦吸,寂然不动者,息机于阴也,及其生也。口力的一声,则机生于阳矣。故曰:天地再造,必先有阴、而后有阳也。阳贵立成歌曰:甲羊戊庚牛,己鼠乙寻猴,丙鸡丁猪位,壬兔癸蛇游,辛从虎上起,阳贵顺相求。阴贵立成歌曰:甲牛戊庚羊,乙鼠己寻猴,丙猪丁鸡位,壬蛇癸兔游,辛从马上起,阴贵逆推求。

 

【释地将顺逆气支所属】
地将者:神后、大吉、功曹、太冲、天罡、太乙、胜光、小吉、传送、从魁、天魁、登明也。此十二神应乎地支,故曰地将,即月将也。求将之诀,神后子起、登明亥止,以亥逆缠,娵訾、雨水,月月气足,一将一出,将加正时,吉凶可卜。

 

【释直辰】
直辰者;建、除、满、平、定、执、破、危、成、收、开、闭也。以其逐月随斗所建,分直月内日辰,故曰:直辰。如正月立春后,斗柄建寅,即用寅为月建,本月内凡寅日,即以建加之,则建寅加卯,满辰、平巳、定午、执未、破申、危酉、成戌、收亥、开子、闭丑,各直其日之辰矣,余月类推。

 

【释三门四户】
三门者;太冲、小吉、从魁也。四户者;除、危、定、开也。凡急难时,不及择奇门,以月将、月建加正时。视三将四建之下,为天门、地户,乘其方去,百恶不能害。

 

【释天马】
天马者;房日兔也。房为天驷,故曰:天马。兔隶卯,卯为太冲,每月太冲下天马方。又曰:太冲天马,凡急难时,不及择奇门,以月将加月建,视太冲所临之下,乘其方去,凶恶不能侵,剑戟不足畏。

 

【释地私门】
私门者;太阴、六合、太常所临之方也。以月将加正时,用日干寻纳甲合神所纳之支。即以贵人泊其支,依阴阳顺逆,布定十二贵神。然后视三神所临之下,即地私门方。以地盘定其方,故曰:地私门。私门之方,更得奇门凑合,百事乘之大吉。
右三门、四户,天马、私门,皆急则从神之法也。三氏诸书,以地户用时建法,月建四孟,则四仲时为地户。月建四仲,则四季时为地户。月建四季,则四孟时为地户,是用地户时,而非用地户方矣。又以天马用月建临法,正月子起辰,二月子起巳顺行,视每月月建下为天马方。是月建天马,而非太冲、天马矣。又谓三天将,宜为天三门,三地将,宜为地三门。且云:小吉为门,其义莫解。曷若去小吉,以成参天两地更妙。尝考小吉、未将也。太冲、卯将也。从魁。酉将也。未为二气交会之门,卯酉为日月出入之门,故以三神为天门也。太阴、太常、六合,司秘密之神也。太常象于未、六合象于卯、太阴象于酉,故以三神为私门也。

 

【释亭亭白奸】
亭亭者;天之贵神也。白奸者;天之奸神也。求神之法,以月将加正时、视神后所临之下,为亭亭方。功曹、胜光、天魁临孟辰为白奸方。二神常合于巳亥,格于寅申。将兵者合时宜战,格时宜守。余时皆背亭亭、击白奸大胜。
三氏诸书,以寅午戌上见孟神为白奸,白奸与亭亭对为格。合为囚。囚格之时,不利有为。然考经中谓背亭亭击白奸,百战百胜。盖坐子击午,以水制火,故百战百胜也。所称白奸者,为北方三白之奸神也。坎宫一白与离宫九紫相对,何奸之有。惟是干宫六白藏有戌。艮宫八白藏有寅,寅戌与离宫午三合结成火局。而藏于坎子之左右,是以寅戌为白奸也。凡子加巳,则寅加未、戌加卯、午加亥,亥为寅之合神,未为午之合神,卯为戌之合神,寅卯交相合,卯戌交相合,三神贪合,不能为奸,故宜守。子加亥、则寅加丑,亭奸暨加其合神,亦谓之合。子加寅、则戌加子,奸来制亭,亭反生奸,亦谓之格。此午奸之格合也。寅戌加巳亥,则亭奸互相合。寅戌加寅申,则亭奸互相格。此寅戌二奸之格合也。若以寅午戌上见孟神为白奸,不惟非白奸之义,且亦无格合之时矣!故详古以明之。三氏又有日月亭亭法。正卯二神顺行为月亭亭。火局亥,木局寅,水局巳,金局丑为日亭亭。诸书亦间有之,姑存之以备博洽之考。

 

【释气应】
气应者;符使之行,旺相休囚,与气相应也。九星蓬水、英火、冲辅木、任芮禽土、柱心金,皆以我生之月为旺,我同之月为相,我克之月为休,克我之月为囚,生我之月为废。如水星旺于寅卯月、相于亥子月、休于四五月、囚于辰戌丑未月、废于申酉月是也。余以类推。此星符之气应也。八门气应法,以旺、绝、胎、没、死、囚、休、废环列,逐节以本门加于旺地审之。如冬至三气,以休门加旺,则生门绝,伤门胎,杜门没,景门死,死门囚,惊门休,开门废是也。余以类推,此门使之气应。
三代气应之法。假令甲己之日,日中庚午时。冬至己巳以前,尚在大雪气内,仍作大雪上局,庚午以后,方用冬至上局,厥气乃应,谓之气应。不知此即拆局补局之法也。又谓冬至以后,得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,历子午东部,阳气相应,宜用阳遁。夏至以后,得一百八十二日六十二分半,历子午西部,阴气相应,宜用阴遁。二遁各有二使,冬至气应,阳使起一宫,阴使起九宫。夏至气应,阴使起九宫,阳使起一宫,故曰天乙直使,气宫异所也。冬至起应阳,阳使顺行,阴使逆行。夏至起应阴,阴使顺行,阳使逆行。所以冬至上元甲子起一宫顺行,夏至上元甲子起九宫逆行,至戊辰会合于五宫,二气交应,利害难分,故曰避五也。按所谓避五者,避日建第五辰死气也。天乙直使起宫异所者,谓符使同起于甲遁之宫,各异于加临之所也。不言直符而言天乙者,天乙随六甲加时,言天乙即言直符也。阳使阴使者,休生伤杜在东部,谓之阳使。景死惊开在西部,谓之阴使。冬至休门起于一,则景门临于九。夏至景门起于九,则休门临于一,盖一定之序,非阴阳各有二使也。夫气应者,谓气气皆应也。若专言二至气应,是余气可不必应,则又与前假令相戾矣!二氏之说多类此,故揭此以槩其余也。

 

【释勃格飞伏】
丙为勃,凡丙加庚为勃飞,亦名伏干。庚加丙为勃伏,亦名飞干。干者;庚为岁月日时干也。凡勃飞凶应在内,故曰:伏干。勃伏凶应在外,故曰:飞干。
庚为格,凡庚加甲为格飞,亦名伏干。甲加庚为格伏,亦名飞干。干之义与勃同。
诸书浑言勃格,与岁月日时干互相加临为飞伏,非也。尝考经注;勃者乱逆也,格者闭塞也。
飞者见于上也。伏者隐于下也。甲为十干之长,庚来相制,甲不能用,如政令之闭塞也。故以庚为甲之格。甲畏于庚,以乙合庚,庚贪合而受制于丙,如制伏乱逆也。故以丙为庚之勃,若浑言岁月日时干,是以反首跌穴,亦为勃伏勃飞矣!故揭经义以明之。

 

【释庚丙同刑异破】
庚加癸为刑,丙加己为刑,盗气同也。庚丁相加为破,丙壬相加为破,冲制异也。凡值此时,不利有为。诸书以庚加癸为大格,加壬为小格,加己为刑格,加三奇为奇格。尝考经中以庚丙为格勃者,以庚为甲之杀,丙为庚之杀。后制前为格,前制后为勃,所谓同干异支者也。同干异支者,以同旬干支合论也。如甲子旬,庚为甲之杀,丙为庚之杀,其干之为杀则同,而庚所加者午,午与子对冲,故曰:勃。相克又相谋,则隔塞甚矣!故注为闭塞也。相合又相制,则勃逆甚矣!故注为乱逆也。干以盗气为刑。支以前四位为刑。庚加癸为第四干。丙加巳为第四干。干同则支同,故曰:同刑也。阳干以后四支为破,阴干以前四支为破。庚加丁为后四,丁加庚为前四,是庚之干支自相同,干逢克则破,支逢冲则破,壬丙相加为克,子午寅申辰戌相加为冲,是丙之干支自相同,故曰:异破也。若以庚加壬癸为大小格,加己为刑格,则其于义不通矣!奇格者;谓奇有三格也。庚丙相加为贼格,庚丁相加为破格,庚乙相加为合格。所云格者,乃格局之格,非格对之格也。后人缘有庚为格之义,遂不考经,而以庚加三奇为奇格,误矣!或曰支何以前四位为刑也。盖以盗气为刑也。曰戊己非巳午之盗气,四季非四生之盗气,何以皆谓之刑也。盖戊己藏于巳午,四季墓于四生,各从其类盗气也。曰三刑之位何居也,孟为生刑,仲为旺刑,季为墓刑,故曰三刑也。墓刑亦名自刑,以其同类,反从四生自相盗气也。别有三刑,见六壬式中。

 

【释二吉四凶】
丁甲相加,为阴阳化气。丁乙相加,为龙凤呈祥。凡值此二格,利为百事。甲乙相加,为二龙战野,庚辛相加,为二虎争雄,甲戊相加,为青龙困顿,庚壬相加,为白虎迍邅。凡值此四格,百事不利。
化气呈祥二格,一切谋为俱吉。不必合奇门亦吉,故曰:二吉。龙战困顿下诸格,若得太阴合奇门盖之,避其方,乘奇门而出犹可谋为。

【释日干门户神名】
甲为天辅青龙,乙为天德蓬星,丙为明堂天威,丁为太阴玉女,戊为天武天门,己为地户六合,庚为天狱天伐,辛为天庭天尉,壬为天牢天廪,癸为天藏华盖。

 

【释出军运筹】
凡将兵宜出天门戊,入地户己,过太阴丁,居青龙甲,驻兵击其冲,百战百胜。如阳一局甲己之日甲子时出军,戊在一宫、己在二宫、丁在七宫,即领兵从正北出天门,从西南入地户,由正西过太阴,还于正北甲子上居青龙,击其冲大胜。
运筹之法,以枫木为六筹,长一尺二寸,盛以绢囊,于月蚀夜向月祭之。凡急难时,画地一周,以六为数,分为二十四方,从正北子地起左旋,一方记一字,分四维八干二十支,即子癸丑艮寅甲昴乙辰巽巳丙午丁未坤申庚酉辛戌干亥壬二十四字,环列为记也。记讫,又以十二支玉女,从庚上起子,顺布于八干四维。布讫,然后左手持六筹,立于本日方上,叩齿三通。以右手取其筹,如诀顺序,运于支辰之方,每运一筹,大呼某神降临局所,运筹毕,视两支夹干之方,先成者为天门,后成者为地户,就从天门方出,又从地户方入,由本日玉女方出,鬼神呵护,凶恶不侵。运筹诀:鼠行狗窦、牛收兔阡、虎蹲蛇窟、兔入牛栏、龙吟马续、蛇蟠猴跧、马泉龙浴、羊食鸡湌、猴牛猪屋、鸡立羊藩、狗窥鼠出、猪伺虎眠,每日一句,周而复始,运筹呼神,一青龙、二朱雀、三勾陈、四螣蛇、五白虎、六玄武,每呼某神君降临局所,顺序呼运,周而复始。
凡地户不成,拾第一筹续呼而运之。即成,其孤筹对天门者,即天门开方。对地户者,即地户闭方。
凡军行野宿,及避难止息,皆用闭戊之法,摄伏群凶,无有恐怖。其法用刀从艮上起,画地一周,以六为率,画毕,于旬中戊上取土,以倍六为率。如画地六步,取土一石二斗,六十步、十二石之类。以土分为六股,堆于六戊之上,从本旬戊上起,依诀均之,互相接续,布满周匝。然后刀埋于取土之方,回身入中央祝之,遂宿于中。
闭戊诀;鼠穴土塞、均接虎穴,虎穴土盈、均接龙门。龙门土坰,均接马岭。马岭土宽,均接猴山。猴山土灵、均接狗城。狗城土足、均接鼠窟。
假令甲子旬野宿闭戊,用六步为率,以刀从艮方起,画地一周,分为十二支方。本旬戊在辰,即于辰方取土一石二斗,分作六股,堆于辰午申戌子寅六方毕,持刀于辰上念:龙门土坰,均接马岭,即将辰上土,用刀运连午上,又念:马岭土宽,均接猴山。即将午上土,运连申上。又念:猴山土灵、均接狗城。即将申上土,运连戌上。又念:狗城土足、均接鼠窟。即又将戌上土,运连子上。又念:鼠窟土塞、均接虎穴。又将子上土,运连寅上。又念:虎穴土盈、均接龙门。即又将寅上土,运连辰上,周遭成一壁垒矣。即将刀埋辰方土坑中,入中央面坑祝曰:泰山之阳,恒山之阴,盗贼不起,虎狼伏行,城廓不完,闭以金关,千凶万恶,莫之敢干。祝毕,即于中宿,百神呵护。余旬仿此。所祝假令子日运筹,本日玉女在庚方,即从庚上起,画地一周,在庭六步,在野六十步,或六百步,或三百六十步,俱以六为率,分周为二十四方,各记四维八干十二支讫。乃以左手持六筹,立于子地,叩齿三通,以右手取一筹,念鼠行狗窦,即走戌方,将筹运于戌地,大呼青龙神君,降临局所。转身行至丑上,又取一筹,念牛收兔阡,即走入卯方,将筹运于卯地,大呼朱雀神君,降临局所。转身行至寅上,又取一筹,念虎蹲蛇穴,即走入巳方,将筹运于巳地,大呼勾陈神君,降临局所。转身行至卯上,又取一筹,念兔入牛栏,即走入丑方,将筹运于丑地,大呼螣蛇神君,降临局所。转身行至辰上,又取一筹,念龙吟马续,即走入午方,将筹运于午上,大呼白虎神君,降临局所。则午与巳两筹之中,先成天门于丙矣。转身行至巳上,又取一筹,念蛇蟠猴跧,即走入申方,将筹运于申地,大呼元武神君,降临局所,地户不成。又转身行至戌上,拾第一筹,趋至午上,念马泉龙浴。即走入辰方,将筹运于辰地,大呼静龙神君,降临局所。则辰与卯两筹之中,后成地户于乙矣。即从丙方出天门,于局外左绕。又从乙方入地户,由庚方乘玉女而去,则万神拥护,诸恶潜藏。此局二孤在丑申二方,丑对天门为天门开方,申对地户为地户闭方,余类推。

王兴兵老师(易名:易宇山人)注:奇门遁甲起源于古代战争,用于古代战争的排兵布阵、运筹策划。但当代战争模式与古代已经有了很大改变,所以有很多关于战争布阵的内容已经不在实用,可酌情舍弃之;同时当代社会亦有很多新的发现发展,可依万物类象原理来变通使用,要学会古为今用,不可执着。

奇门遁甲在线预测、培训、学习资料!
微信:yiyu30
QQ:120472836
邮箱:120472836@qq.com
奇门遁甲:http://www.zyqmdj.com

 

【释止宿闭戊】皆同【释六甲安营】
凡安营立寨,以六为法,每一人占地六尺,量人多少积之,俱要合六。如六十步、六百步之类。周围设垒,布成四维八干十二支局。 ○以旬中六甲加支,一旬一易。大将居青龙,旗鼓居蓬星,士卒居明堂,伏兵居太阴,奇兵居天门,裨将居地户,斩断居天狱,治事居天庭,蒭粮居天廪,兵器居天藏。

 

【释战关背向】
第一宜背太岁大将军。凡寅卯辰年在子,巳午未年在卯,申酉戌年在午,亥子丑年在酉。
第二宜背月建大将。凡遇寅午戌月在卯,亥卯未月在子,申子辰月在酉,巳酉丑月在午。
第三宜背孤击虚。凡甲子旬:戌亥孤、辰巳虚。甲戌旬:申酉孤、寅卯虚。甲申旬:午未孤、子丑虚。甲午旬:辰巳孤、戌亥虚。甲辰旬:寅卯孤、申酉虚。甲寅旬:子丑孤、午未虚。
第四背游都,击鲁都。凡甲己日:游在丑、鲁在未。乙庚日:游在子、鲁在午。丙辛日:游在寅、鲁在申。丁壬日、游在巳、鲁在亥。戊癸日:游在申、鲁在寅。
第五背天雄,击地雌。凡寅午戌月在寅,亥卯未月在亥,申子辰月在申,巳酉丑月在巳。
第六背生神,击死神。寅月生子、死午。卯月生丑、死未。辰月生寅、死申。巳月生卯、死酉。午月生丑、死戌。未月生巳、死亥。申月生午、死子。酉月生未、死丑。戊月生申、死寅。亥月生酉、死卯。子月生戌、死辰。丑月生亥、死巳。
第七背干游,击干鲁。寅月游丙、鲁壬。卯月游丁、鲁癸。辰月游坤、鲁辰。巳月游庚、鲁甲。午月游辛、鲁乙。未月游干、鲁巽。申月游壬、鲁丙。酉月游癸、鲁丁。戌月游艮、鲁坤。亥月游甲、鲁庚。子月游乙、鲁辛。丑月游巽、鲁干。

 

【释六甲出征远行】
凡出征远行,先立六甲局所。从本月旬甲起乘青龙,历蓬星,过明堂,出天门,入地户,居太阴。然后长往,则百恶不侵,万事皆吉。慎不可犯天庭、天牢、天狱三方。

 

【注释烟波钓叟歌、又名鬼谷三元歌】
轩辕黄帝战蚩尤,涿鹿经年苦未休,偶遇天神授符诀,登坛致祭谨虔修,神龙负图出洛水,彩凤衔书碧云里,因命风后演成文,遁甲奇门从此始,一千八十当时制,太公删成七十二,逮于漠代张子房,一十八局为精艺,先须掌上排九宫,从横十五在其中。
九宫者:一坎、二坤、三震、四巽、五中、六干、七兑、八艮、九离,乃先天之数,纵横数之,皆十五也。次将八卦论八节,一气统三为正宗,阴阳二遁分顺逆,一气三元人莫测。
八卦者;干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。八节者;立春、春分、立夏、夏至、立秋、秋分、立冬、冬至。统三者;一节而统三气,八节统二十四气也。冬至统小寒、大寒在坎宫。立春统雨水、惊蛰在艮宫。春分统清明、谷雨在震宫。立夏统小满、芒种在巽宫。夏至统小暑、大暑在离宫。立秋统处暑、白露在坤宫。秋分统寒露、霜降在兑宫。立冬统小雪、大雪在干宫也。
一气三元者;每一气十五日,分为上中下三局也。二遁分顺逆者;阳遁三元,五日一换皆顺。如冬至自一、而七、而四也。阴遁三元,五日一换皆逆,如夏至自九、而三、而六也。
五日都来换一元,超神接气为准的。二至之前有闰奇,此时叠节累乘之。
超者:过越也。神者:日辰也。接者:迎接也。节者:节气也。超神者:节气未到,甲己符头先到谓之超。接气者:节气先到,甲己符头后到谓之接。正授者:如甲子、己卯、甲午、己酉四符头所临之日,恰用所得之节气,即为正授奇也。超接既过,余即无再超之理。超不过十,接不过五。若符头先到七日,便当作闰。其置闰之法,每年须于芒种、大雪二节之后,二节相近二至,乃天地中分,置闰必须于此。
认取九宫为九星,八门时逐九星行。
九宫:坎一至离九也。九星:天蓬至天英也。八门:休至开也。
九宫逢甲为直符,八门直使自分明。
如冬至阳遁一局,甲子在坎。自甲子时管下至癸酉时,俱以坎本宫天蓬为直符,本宫休门为直使。符下之门为直使,十时一易堪凭据。
如阳一局,甲子至癸酉十时已过。则天蓬休门,俱已谢事矣。次即甲戌时,甲戌在坤,即以坤本宫天芮为直符,本宫死门为直使,管至癸未十时,则又易也。
直符常以加时干,直使逆顺时支去。
时干者,用时之干。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是也。甲每遁于戊己庚辛壬癸之六仪。而六仪与三奇,则各占一宫。但视时干所在,即以直符加之,此常法也。直使则视时干所在逆顺者。如阳一局甲子在坎一,则乙丑在坤二,丙寅在震三,历四五六七八九仍归坎一,皆顺也。阴九局甲子在离九,则乙丑在艮八,丙寅在兑七,历六五四三二一仍归离九,皆逆也。
六甲元号六仪名,三奇即是乙丙丁。
六甲者:甲子、甲戌、甲申、甲午、甲寅。六仪者:戊、己、庚、辛、壬、癸。三奇者:乙为日奇,丙为月奇,丁为星奇。
阳遁顺仪奇逆布,阴遁逆仪奇顺行。
冬至后用阳遁,顺布六仪。如一局戊起坎一、己坤二、庚震三、辛巽四、壬中五、癸干六,逆布三奇。如一局乙在离九、丙在辰八、丁在兑七。夏至后用阴遁,逆布六仪。如九局戊起离九、己艮八、庚兑七、辛干六、壬中五、癸巽四,顺布三奇。如一局乙在坎一、丙在坤二、丁在震三,余局仿此。
吉门偶尔合三奇,值此经云百事宜。
开、休、生乃北方三白最吉之神。又于三奇中合得一奇者,即谓得奇得门。而又得诸吉星一二佐助之,斯为全美。此时宜出兵征讨,发号施令,百事胥顺也。
更合从傍加检点,余宫不可有微疵。
如得开、休、生三门,又合乙、丙、丁三奇,未为全吉。犹忌余宫犯格。先贤隐其天机妙处。未言其故,所以奇门不吉者百十余格,不犯此,即犯彼,非精究难知。如余宫有犯,若得直符直使时干相佐,则又何妨。盖符使与干,乃三奇八门,一时之主宰也。若用乙奇,余宫切忌逃走猖狂,庚加乙等格不为吉,若投江夭矫,不必忌矣。
三奇得使诚堪使,六甲遇之非小补。
谓得三吉门直使加奇,而又遇直符也。凡乙丙丁三奇,得与开休生之直使相合,为三奇得使,诚可取而用之矣。若再遇直符之甲来加,谋为尤无不利也。旧解非。
乙逢犬马丙鼠猴,六丁玉女骑龙虎,又有三奇游六仪,号为玉女守门扉。
据上下文义,当云:号为三奇游六仪,又有玉女守门扉。言地盘之乙,得甲午、甲戌为直符来加。而天盘之乙,又游于甲午、甲戌之仪,为乙奇游仪,丙丁仿此。乃所谓三奇游六仪也。俗本讹传。遂以游仪为守门,殊不可解。玉女守门,言丁奇守于直使之门也。
若作阴私和合事,请君但向此中推。
谓当守门之时,宜作阴私和合诸事。
天三门兮地四户,问君此法知何处,太冲小吉与从魁,此是天门私出路。地户危除定与开,举事皆从此中去。
酉、卯、未为天三门,以月将加所用正时,看天盘卯、酉、未三字落何方。如巳为月将,加午时上,顺数干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,即申、辰、戌上,乃天三门也。地户有四,以月建加所用时上,看危、除、定、开四字,落何方向。如己亥年八月午时,以建加午上顺轮去,未除、戌定、丑危、辰开。即辰、戌、丑、未四方向上,得四地户。
六合太阴太常君,三辰元是地私门。更得奇门相照耀,出门百事总欣欣。
以天月将加所用正时,看贵人所泊何宫。即于贵人上起;贵、螣、朱、六、勾、青、空、白、常、玄、阴、后,顺逆而行。阳贵人出于先天之坤,子上起甲午顺布。乙癸在丑、庚与乙合、戊与癸合,取干德合者为贵人。故戊庚二干阳贵在丑是也。己干在未、甲与己合,故甲干阳贵在未。阴贵人出于后天之坤,申上起子逆行,乙癸在未、庚戊相合,故甲干阴贵在丑。自亥至辰,阴阳贵顺行。自巳至戌,阴阳贵逆行。若得六合、太阴、太常三神,与奇门同临其方者,百事大吉。
太冲天马最为贵,卒然有难宜逃避。但当乘取天马行,剑戟如山不足畏。
以月将加所用正时,顺轮去,遇卯字住处,即是太冲、天马方也。凡有急事,从天马上而出,可以避祸。
三为生炁、五为死,盛在三兮、衰在五,能识游三避五时,造化真机须记取。
经云:天道不远,三五反覆,趋三避五,恢然独处。如冬阳一局、甲己日子时,以休门为直使。平旦丙寅时,得三乃生气吉。晨食时戊辰得五,乃害气凶,百事不宜。又云:重阳有重吉,重阴有重凶。
重阳三宫、重阴七宫。
就中伏吟为最凶,天蓬加着地天蓬,天蓬若到天英上,须知即是反吟宫。
天盘天蓬加地盘天蓬上,曰:伏吟。天盘天蓬加地盘天英上,曰:反吟。
八门反覆皆如此,死在生门生在死,假令吉宿得奇门,万事皆凶不堪使。
生门仍在本宫生门,谓之伏吟。生门加在对冲死门,谓之反吟,不吉。此时纵得吉门,反覆多变,余仿此。
六仪击刑何太凶,甲子直愁向东,戌刑在未申刑虎,寅巳辰辰午刑午。
甲子直符加地震三,甲戌直符加地坤二,甲申直符加地艮八,甲寅直符加地巽四,此谓相刑之刑,甲午直符加地离九,甲辰直符加地巽四,谓之自刑之刑。
三奇入墓好详之,乙日那堪得未时,丙丁属火火墓戌,此时诸事不须为,更兼六乙来临六,星奇临八亦同之。
加六乙日奇,下临坤二宫,木库在未。又临干六宫,火库居戌。丁奇又临艮八,亦乃阴生于酉,墓丑也。纵遇三奇,皆不吉,举事凶。
又有时干入墓宫,课中时下忌相逢,戊戌、壬辰兼丙戌,癸未、丁己丑同凶。
乙庚日:丁丑、癸未、丙戌三时是也。丙辛日:己丑、壬辰、戊戌三时是也。已上乃时干入墓。
五不遇时龙不晴,号为日月损光明,时干来克日干上,甲日须知时忌庚。
甲日庚午时,乙日辛巳时,丙日壬辰时,丁日癸卯时,戊日甲寅时,己日乙丑时,庚日丙子时,辛日丁酉时,壬日戊申时,癸日己未时,已上俱为七杀时,阳克阳时,阴克阴时。
奇与门兮共太阴,三般难得总来临,若还得二亦为吉,举措行藏必遂心。
冬至后用阳遁,以直符前二位为太阴。夏至后用阴遁,以直符后二位为太阴。此言奇门太阴三位,同到者大吉,但难得。若奇门有一与太阴同者,亦吉也。
更得直符直使利,兵家用事最为贵,当从此地击其冲,百战百胜君须记。
如直符在离,即背离击坎。直符在干,即背干击巽。此又与坐孤击虚者不同。
天乙之神所在宫,大将宜居击对冲,假令直符居离九,天英坐取击天蓬。
天乙者即直符也。
甲乙丙丁戊阳时,神居天上要君知,坐击须凭天上奇,阴时地下亦如之。
甲乙丙丁戊五阳时,利为客。宜先举兵高旗鸣鼓,耀武扬威取胜。己庚辛壬癸五阴时,利为主。宜后举兵,低鼓衔枚,待敌而后决胜。
若见三奇在五阳,偏宜为客自高强,忽然逢着五阴位,又宜为主好裁详。
阳时利为客,阴时利为主。不分阴阳二遁,俱从此议。
直符前三六合位,太阴之神在前二,后一宫中为九天,后二之神为九地。
如阳遁坎一宫,甲子时直符到坎,逆布九天,直符坎、九天干、九地兑、元武坤、白虎离、六合巽、太阴震、螣蛇艮。阴遁坎一宫,甲子时直符在坎,顺布九天。直符坎、九天艮、九地震、元武巽、白虎离、六合坤、太阴兑、螣蛇乾。直符、九天、九地、阴、合五吉神也。
九天之上好扬兵,九地潜藏好立营,伏兵但向太阴位,若逢六合利逃形。天地人分三遁名,天遁月精华盖临,地遁日精紫云蔽,人遁当知是太阴。
天丙奇生门与地丁合,得月华之蔽,为天遁。天乙奇开门与地己合,得日精之蔽,为地遁。天丁奇休门与太阴合,得星精之蔽,为人遁。
生门六丙合六丁,此为天遁甚分明,开门六乙合六己,地遁如斯而已矣。休门六丁共太阴,欲求人遁无过此,庚为太白丙为惑,庚丙相加谁会得,六庚加丙白入荧,六丙加庚荧入白。
天庚加地丙,为白入荧,又为金入火乡。天柱、天心,惊门、开门到离宫亦是。天丙加地庚,为荧入白,又为火入金乡,天英、景门到干兑二宫亦是。歌曰:二星加处气凶横,纵得奇门慎勿行。此时若欲移方去,金火之乡是恶神。
白入荧兮贼即来,荧入白兮贼即灭。丙为勃兮庚为格,格则不通勃乱逆。
天盘丙加地盘直符庚,为勃格。主纲纪紊乱,但甲申直符带庚,加十干时俱不吉。经云:六丙符为勃,火星焚大屋,移室且安然,独自闻愁哭。又云:庚若加于时日干,惟宜固守即为安。凡百遇此凶难测,说与时师仔细详。
丙加天乙为勃符,天乙加丙为飞勃。
此承上文言天乙者,皆甲申庚直符也。丙加地盘直符之庚为勃格。天上直浮之庚,加于地之六丙为飞勃,亦名符勃。凡举事用兵,主纲纪紊乱。
庚加日干为伏干,日干加庚飞干格。
六庚为太白,加于日干为伏干格。主客俱不利。经曰:干上如逢太白临,伏干之日必遭擒。又今日之干,加于六庚为飞干格。主客两伤。经曰:干若反临庚,飞干格自明,战争俱不利,为客得平平。
加一宫兮战于野,同一宫兮战于国。
加一宫者,庚加日干。或日干加庚,俱不利。战于野,凶。同一宫者,乃天乙太白同宫,即战于国,俱不利,主客两凶。占人在否,格则不在,占人来否,格则不来。
庚加直符天乙伏,直符加庚天乙飞。
经云:庚加直符为伏宫,若要交锋不见功,主客此时俱不吉。惟宜刁斗警营中。凡占见人不在,来人不来,此时不宜先举。如立春下元阳遁,坤五起甲子。甲己日壬申时,六壬在干,即以天芮为直符加干上,却得辅庚,下临坤二宫,名天乙伏宫格也。经云:飞宫直符加六庚,两敌相争主却赢,若值此时宜固守,出时大将必遭擒。如春分中局阳遁,离宫起甲子。甲己日庚午时,六庚在坤二宫。庚午时,乃甲子旬管下,甲子在离,即以天英为直符,加于庚时干坤上,即直符加六庚,乃天乙飞宫格也。
庚加癸兮为大格,加己为刑格不宜。
经云:六庚加癸为大格,求人不见事难通。凡值大格,车破马损,人离财散。如秋分下局阴遁,巽四宫起甲子,甲己日丙寅时,六庚在坤二宫,以天辅直符,加时干丙上,六干宫即得天芮。六庚临艮八宫癸上,此名大格也。经云:六庚加六己,尺地须千里,车马远疲劳,军兵中路止。如值刑格出兵,车破马倒,中道而止,士卒逃亡,多招凶咎。如大寒上局阳遁,震三宫起甲子,甲己日丙寅时,天冲直符加丙时干坎上,即得天禽六庚加四巽巳上,此名刑格也。
庚加壬时为上格,又嫌岁月日时迟。
六庚加六壬为上格。如当此时,不利出师。又曰:六庚加年干为岁格凶。如甲子年,庚加甲子干上是也。辛丑年立春中局,阳遁五宫、五中起甲子,甲己日癸酉时,癸干在坎,中五天禽寄坤,即以天睿芮为直符,加坎一宫。见天柱六庚,下临辛年干上艮八宫,此名岁格也。六庚加月朔为月格。以己月干为例,如立春上局阳遁,艮八宫起甲子,甲己日丁卯时,庚在坎上,丁时干在中寄坤。甲子在艮,天任为直符加坤。己月干在离加蓬庚到离巳上。是庚加己月朔为月格。六庚加日为日格凶。小暑下局阴五遁,己日丙寅时,天禽为直符,加丙时干兑上。庚在震,己干在巽。芮加兑得冲,庚加巽己。是六庚加日干之上,为日格也。不吉。六庚加本用时干者,为时格。如小寒上局阳二遁坤宫,丙辛日己丑时,六庚在巽四宫。己丑时亦乃甲申旬管下。天辅为直符,加己时干震三宫,此名时格。凡遇庚为直符者,管下十时,皆为时格、凶。
更有一般奇格者,六庚谨勿加三奇。此时若也行兵去,疋马只轮无反期。
天庚加地丙丁,及加天英景门,乃下克上,先举者凶。天庚加地乙,及加冲辅伤杜门,乃上克下,先举者胜。
六癸加丁蛇夭矫,六丁加癸雀投江。
经云:六癸加六丁,夭矫迷路程,忧惶难进步,端坐却安宁。天癸加地丁,名为螣蛇夭矫格。此时用事不利。如冬至下局阳四遁,丙辛日半夜戊子时,六癸在九离。戊子时乃甲申旬。甲申在干,天心为直符,加戊时干巽四上,丁原在坎,见天英癸加坎,名夭矫。纵得奇门,勿用。丁属火、为朱雀。癸为水,丁加癸,名雀投江。经云:六丁加六癸,朱雀入流水,口舌犹未了,官事使人耻耻,或有词讼,自陷刑狱。或闻火起,不必往救。如夏至中局阴三遁,甲己日壬申时用事,此时六丁在干六宫,壬申时甲子旬管下。甲子在震,以天冲为直符,加壬时干艮八宫,六丁下临兑七宫癸上,是朱雀投江之格。
六乙加辛龙逃走,六辛加乙虎猖狂。
金为太白,又名:白虎。木为青龙,金克木为龙虎相斗、不吉。经云:六乙若加辛,金木不相亲。龙神也须遁,乐逸不求嗔。盖乙属木为青龙,故乙加辛为青龙逃走。如立秋上局阴二遁坤宫,丙辛日己亥时,此时乙在三宫,辛在八宫。己亥时、甲午旬管下。甲午在艮,天任为直符,加时干己上坎宫,则见三宫之乙,下临艮八宫逢辛,是青龙逃走。经云:六辛加六乙,白虎也悲哀,若干钱财事,须防自己灾。六辛加六乙,名白虎猖狂格。此时不宜举事。如小暑中局阴二遁,坤宫起甲子,甲己日壬申时,乙在三宫,辛在八宫。壬申时、甲子旬管下,甲子在坤,天芮为直符,加壬时干兑七宫顺去,见任辛下临震三宫,是白虎猖狂格。
请观四者是凶神,百事逢之莫举行。
螣蛇夭矫、朱雀投江、青龙逃走、白虎猖狂已上四格俱主凶,不宜举事。
丙加甲兮鸟跌穴格,甲加丙兮龙返首。
天丙加地甲,乃飞鸟跌穴格,百事大吉。赤松子云:进飞得地,云龙聚会,君臣燕喜,举动皆利。此从生而击死,百战百胜定然无疑。如大寒上局阳三遁,震宫起甲子,丙在坎,甲己日丁卯时,天冲直符加丁时干离上,即六丙下临六甲于三宫,此名飞鸟跌穴。出兵远行,百事大吉。天甲加地丙,名青龙返首格,百事大吉。不问阴阳二遁得此局,更合奇门、上吉。如冬至上局阳一遁,甲己日丙寅时,丙在艮,以甲子天蓬为直符,加丙时干于艮八宫,得甲加丙同在艮宫,即为青龙返首格。此时举兵,万事大吉,从生击死,一敌万人。
只此二者是吉神,为事如意十八九。
言前鸟跌穴龙返首二局,万事大吉。若得奇门,行兵出战,求谋嫁娶造葬,俱吉利。
吉门若遇开休生,诸事逢之总情。伤宜捕猎终须获。杜好邀遮及隐形。景上投书并破阵。惊能擒讼有声名。若问死门何所主。只宜吊死与行刑。蓬任冲辅禽阳星,英芮柱心阴宿名。
先天坎一为阳、离九为阴。艮八为阳、坤二为阴。震三为阳、兑七为阴。巽四为阳、干六为阴。后天冬至阳生于子,坎一、艮八,震三、巽四属阳,天道顺行。夏至阴生于午,离九、坤二,兑七、干六属阴,天道逆行。故以蓬、任、冲、辅、禽五星属阳,英、芮、柱、心四星属阴。阳宫而得阳星,阴宫而得阴星也。
辅禽心星为上吉,冲任小吉未全亨,大凶蓬芮不堪遇,小凶英柱不精明。
天辅文曲纪星,天禽廉贞纲星,天心武曲纪星,已上乃北斗文曲、廉贞、武曲三大吉星。天冲禄星,天任辅星,为次吉。天蓬贪狼星,天芮巨门星,大凶不可用。天英弼星,天柱破军星、小凶,有奇门可用。
大凶无气变为吉,小凶无气亦同之。
凶星乘休废囚死绝气,返吉可用。以天蓬水星为例。休于巳午月、废于申酉月、囚于四季月。天蓬凶星,值此月分无气。若得吉奇吉门佑助,亦可用之。有气者生旺也,以天蓬水星为例。相于亥子月,旺于寅卯月,亥子寅卯月得天蓬旺相,切不可用。
吉星更能逢旺相,万举万全功必成,若遇休囚并废没,劝君不必进前程。
吉宿得旺相气、上吉。不得旺相气、中平。若乘死绝休囚气、亦不吉。以天辅木星为例。相于寅卯月、旺于巳午月、休于辰戌丑未月、囚于申酉月,申酉月得天辅吉星者减力。
要识九星配五行,各随八卦考羲经,坎蓬星水离英火,中宫坤艮土为营,干兑为金震巽木,旺相休囚看重轻,与我同行即为相,我生之月诚为旺,废于父母休于财,囚于鬼兮真不妄,假如水宿乃天蓬,相在初冬与仲冬,旺于正二休四五,其余仿此自研穷,急则从神缓从门,三五反覆天道亨。
凡遇事势急迫,又无奇门可出,须从直符加临之地,及太冲天马方,并六戊天门下而出、则吉。此所谓急则从神也。三者三吉门,五者五凶门。事稍缓可从吉。经云:阴阳二遁有闭塞,八方皆无门可出,果有急事,又可倚张良运筹,玉女返闭局。出天门、入地户、乘玉女而去,吉无不利。
十干书伏若加错,入库休囚百事危。
加伏者:乃加临之地。加错者:加凶宿之上。入库者:三奇入墓。八门入墓、并休囚时候所为之事,皆不吉也。
十精为使用为贵,起宫天乙用无疑。
谓阳遁阳使,起一终九。阴遁阴使,起九终一。起宫天乙者,乃天直符加地盘上也。
宫制其门不为迫,门制其宫是迫推。
吉门被迫,则吉事不成。凶门被迫,则凶事尤甚。宫制其门曰:门迫。门制其宫曰:宫迫。门生宫为和,宫生门为义。开门临三四宫,休门临九宫,生门临一宫,景门临七宫,此为吉门被迫,则吉事不成。伤门、杜门临二宫、八宫,死门临一宫,惊门临三、四宫,此为凶门被迫,其凶尤甚。
天网四张无路走,一二网低有路通,三至四宫行入墓,八九高强任西东。
经曰:天网四张,万物尽伤。此时不可举事。神有高下,必先知之。时得六癸,必看高低。又曰:但将天乙居何地,尺寸低时匍匐行。如一二宫网低、可匍匐。两臂负刀,割断天网而出。天乙在三四宫,谓之网高,断不可出,出必伤也。若被客围,事势急迫,可从卯、未、酉天三门宫而出。更合奇门为妙。天乙直符在坎,其神去地一尺。天乙在坤,其神去地二尺。天乙八宫,其神去地八尺。又曰:天网四张不可当,此时用事主灾殃,若是有人强出者,立便身躯见血光,飞虫尚自避于网,事忙匍匐出门墙、可也。三至四宫有辰为水墓,故曰入墓。
节气推移时候定,阴阳顺逆要精通,三元积数成六纪,天地未成有一理,请君歌理精微诀,非是贤人莫传与。

 

【遁甲隐公歌原注】
遁数二万千六百,削去只存千八十,禁在兰台不记秋,太公删成七十二,子房作局十八收,阴阳二气图中布,掌上排星应九州。
蓬一荆州、芮二冀州、冲三青州、辅四徐州、禽五豫州、心六雍州、柱七梁州、任八兖州、英九扬州、谓之九州也。
天有九星分九野。
即蓬任等九星,冀兖等九州也。
上有八门常转移。
九州之上,又有八门应八卦,则开干、休坎、生艮、伤震、杜巽、景离、死坤、惊兑。
二遁三元当周局,顺逆三奇与六仪。
冬至阳遁,逆布三奇,顺布六仪。夏至阴遁,顺布三奇,逆布六仪。乙丙丁是三奇,六甲首是六仪,即甲子管六戊,甲戌管六己,甲申管六庚,甲午管六辛,甲辰管六壬,甲寅管六癸。此为六仪也。五日用一局,一气十五日,分上中下三元也。
直符直使加宫干,方位消停办盛衰。
直符者;乃是本旬甲得的九星,随时干转。直使者;乃是八门所得之门为直使。先从戊己庚辛壬癸六仪后,寻乙丙丁三奇,阴阳二遁,方决休咎。
盛地当用所推地,天乙宫中更勿疑。
天乙者;乃时旬甲也。若背天乙直符、直使、九天、生门之方击之,百战百胜也。
九天生门皆吉庆,从强击弱振雄威。
九天之上,可以扬兵。背生门而击死门者,大胜也。
直使九天都为力,不击之地莫施为。
直符方、直使方、生门方、天乙方。天乙者;即是本时旬头甲方,此五行之强方,不可击之。只宜背之大胜。
藏伏只宜居九地。
九地之方,最宜伏藏,不见形影。即六癸方是。
六合之方路坦夷
此方最宜逃亡,神灵幽蔽,不见逃亡之形。
三奇出方万事吉,但能倚此免灾危。
三奇者;乙丙丁也。若合开休生三吉门者,不背之,出此门,敌之必胜,可宜至诚,天自佑之。且如阳一局甲子日癸酉时,此甲蓬星直符加六宫,休门直使加一宫,其下是休门与丙奇临坎。又是甲子首位,谓之三奇得使。又阴九局甲子日癸酉时,此甲英直符加四宫,景门直使加九宫。则开门下与乙奇临六宫,甲子在六,谓之得使,是以吉也。
生门合丙加六丁,天遁华盖为日精。开门点乙加于丙,地遁紫微方最灵。休与丁奇合前二,人遁太阴能蔽形。斗甲三奇游六仪,玉女门中遇吉星。
欲知玉女之门,须知六丁所在。假如阳一宫,地盘六丁在七兑宫,甲子有丁卯,甲戌有丁丑,甲申有丁亥,甲午有丁酉,甲辰有丁未,甲寅有丁巳。阳遁九宫,在地盘三宫。此玉女守门时,利阴私会合,行兵大胜。
玉女常居干四维,子日在庚顺求之,丑日在辛子上是,寅日从干逐位移。
遁甲玉女之时,大有应验。
天门子丑及于寅,三日俱来丙上轮,卯辰巳往庚方去,午未申从壬上行,酉戌亥来居甲上,行军宜向悉沾恩。
遁甲从玉女方行军,斯时阳合孟甲,内开外阖。合仲甲,半开半阖。合季甲,外大开,内半开。阳开利客,阴开利主,阖则可以固守,开则扬主耀武。以青龙上将所居六甲,各分主客之遁。
地户子丑乙寅庚,卯辰丁上己壬行,午未从辛申在甲,酉戌癸上亥丙停,行军若向此中去,秘密阴谋事可成。
惟利逃亡阴私事,及阴谋秘密,砍营破寨,即六己之地。
时加六乙为天德,决胜雌雄在此中。
六乙方、又名蓬星。
六丙天威无不利,敌之不得向前攻。
六丙方、又名明堂方,可以聚众安营也。若遇丙时,征战不宜遂去。故丙为火,兵为金,金不能胜火也。
六丁潜形名玉女,此时征战必亨通。
六丁时,出入为宜,攻战,刃虽临且不惊。丁为星奇、为玉女时。三奇之灵、六丁之阴,故六丁之下宜潜伏,不见其形也。
六戊乘龙与奇合,远出扬兵获寇戎。
六戊为天门,亦名军门。加三奇门下出军,百战百胜。
又曰乘龙万里去,纵有强徒亦挫锋。
此又天武之下,远行出兵大胜。
六己天堂宜隐匿,偷营劫寨可潜踪。
六己名地户,宜隐伏偷营劫寨。
六庚之时杀气横,若当攻击祸先逢,位上只宜安禁狱,更好行刑斩砍中。
六庚为天狱方,宜行刑罚。经曰:时加六庚,抱木而行,若有出者,必见鬪争,百事不可。
六辛行师多失阵,莫将容易引军行,慎莫发兵行此道,出者须教见死人。
六辛之时,名天庭。宜储贮,稳军储,判罪治事,余无可用,出军必损兵。
六壬之地多凶咎,若有施为必损兵。
六壬方为天牢,宜击囚安鼓,余无所用,若用兵必败矣。
时加六癸为天网,惟利逃亡不利征。
六癸为天藏华盖,宜逃军避寇,伏兵逃亡。
青龙返首甲加丙。
阳一局丙寅时,蓬星加八宫,天上六甲、加地下六丙,百事大吉。
丙加甲鸟跌穴名。
阳一局癸酉时,任星加一宫,天上六丙、加地下甲子是也。
更若从生而击死,必然大胜立功名,时加六甲言开阖,六甲虽同用不同。
阳利开、阴利阖。
阳星开时攻战吉,阴星闭阖所为凶,蓬任冲辅禽阳宿,英芮柱心阴气重。
阳星合;甲己日甲戌时。丁壬日甲辰时,合天辅星,利扬兵,可以先起。合天禽星,可以后起应。合天任星,利以破城。合天蓬、天柱、天芮,可以固守城池,不可举兵行动也。
孟甲盈门难出入,惟宜隐匿莫当锋。
甲寅、甲申为孟甲,合阳星阳气在内。合阴星阴气在内。利固守城寨,谋计不成,不可出入也。
四仲甲时阳在内,坚守藏兵主自雄。
甲子、甲午为仲甲,合阳星,利主后应则吉。故阳星合时,阳气在内,可以固守,不宜远行。阴星合时为开格,其形在门,为宜固守自胜。
四季甲时阳在外,可以扬兵立大功。
甲辰、甲戌为季甲,合阳星,可以扬兵动众远行,利为客,主大败。故六甲背星方而击死者大胜。
朱雀投江丁向癸,螣蛇夭矫癸加丁。
朱雀投江;天上六丁、加地下六癸。螣蛇夭矫、天上六癸、加地下六丁是也。
遇此之时凶恶甚,莫倚奇门错用兵,六乙加辛龙逃走。
阳四局乙未时,天柱心加三宫,天上乙奇、加地下六辛在兑,此为大凶。
六辛加乙虎猖狂,纵遇奇门亦难用,且须消息莫仓忙。
阳二局辛己时,天上六辛、加地下乙奇于坎一宫;名白虎猖狂。有奇门,亦难用。
日干若被庚加首,伏干之格主多伤。
六庚加今日日干,名伏干格,不利主。
今日之干加六庚,飞干之格主人亨。
今日日干加六庚,名飞干格,利主,不利为客也。
六庚加符不利主,伏宫之格事相参。
天上六庚,加地直符,不利主,宜客胜。
又名太白格天乙,主将今朝定失途。
天上六庚为太白,主兵器。丙来加今日直符天乙,名太白格,主则散矣。
符加六庚客不利,飞宫之格莫轻谋,又名天乙格太白,若有陈师主将殂。
阴九局庚午时,英为天乙,临地下六庚在七宫,是不利客。先攻者败,固守者胜。天乙即本旬头甲也。
天乙之气贵人并,临庚战野败精兵。
天乙加六庚,或庚加天乙,是贵人临兵格,宜固守吉。
太白复临天乙位,国中格鬪失雄兵。
六庚加天乙,是太白复临。若天乙与六庚同宫,战之必败。
太白入荧庚加丙。
阳一局丙戌时,天上六庚、加地下六丙。
荧入太白丙加庚。
阳一局丙寅时,丙加庚则不吉。
二时主客俱不利,莫倚奇门要战争,占贼若来金入火,火入金乡贼退声。
天上庚加地下丙,贼必来。天上丙加地下庚,贼必退。
庚加六己为刑格,一切凶神不可行。
天下六庚加地上六己,是金能格。若用此时,则车摧马死,士卒皆亡。
天地大格庚加癸,此时輙勿乱峥嵘。
天上六庚加地下六癸,是天地大格。庚是兵之厉气,癸藏万物之形,故不可用也。
丙加今日干名悖。
丙为悖、庚为格。丙为威、加日干,不顺之象,皆悖乱之道也。加年月日时干,皆为悖乱之道,故不可用。
时克干兮五不遇,此时名为辱损明,举事遥遥终不利,朝行募败损精兵。
时干克今日之干,时支克今日之支,名为损明时,凡事不用。如甲乙日庚辛时,亥子日辰戌时,寅卯日申酉时,巳午日亥子时之类并是。天乙星在紫微宫外,为天帝之垣也。不宜战伐,最凶.。
六仪击刑兼自刑,三奇入墓不安宁。
六仪击刑者;甲子直符加三宫、子刑卯也。甲戌加二宫、戌刑未也。甲申加八宫、申刑寅也。甲午加九宫、午刑午也。甲辰加四宫、辰刑辰也。甲寅加四宫、寅刑巳也。相刑者,事事皆凶。三奇入墓;乙奇入墓,乙属木不宜加坤,木墓在未也。丙丁奇属火,不宜加干,火墓在戌也。切不可用,凶伤犹甚。
返伏吟宫俱不利,将军出阵且停兵。
蓬加蓬为伏吟,蓬加英为返吟。本宫星加本宫星为伏吟,本宫星加对宫星为返吟。乃悖逆之道也。
搜微剔妙神通诀,以辅将军定太平。

 

【汉阴居士歌】
轩辕黄帝制奇门,厥旨精微义最深,甲长十二畏庚克,故将乙妹妻于庚。丙甲之子丁甲女,丁丙同心御外侮,庚有私谋乙最知,丙丁相伺如猛虎。庚贪受制甲方尊,是以奇名乙丙丁。甲既制庚求自逸,休于水道适开生,开休生对杜景死,伤对惊兮皆有悔,三门最吉五门凶,各随甲直旬中使。又有九星蓬任冲,辅英芮柱心禽中。星逢甲作直符用,亦与门之直使同。星符门使同宫起,易一时兮即分矣。符从甲去寻时干,使索时支遁处止。时干即是奇与仪,甲癸宫中觅遁支。奇乙丙丁仪戊己,庚辛壬癸甲同之。甲子同戊甲戌己,甲申同庚甲寅癸,甲午同辛甲辰壬,是为甲遁仪之理。遁甲常将天乙乘,后随天地前蛇阴,对朱左右分六白,号曰阴阳八贵神。阴阳二至分顺逆,逆起九宫顺起一,此是先天透洛书,莫妄疑非黄帝秘。洛书一坎二居坤,三震四巽六干金,七兑八艮九离火,五土春秋二立分。立春辰上立夏巽,震应春分生气盛,立秋坤上立冬干,兑应秋分杀气劲。生杀东西两部悬,节分三气气三元。元元五日一相换,甲己符头以仲先,仲上孟中季下定,上中下序慎无紊。只将正受作根基,超得余时便作闰,置闰须于二至前,雪重用巽种重干,凡逾九日或十日,叠作三元此秘传,闰后符头常后气,是为接气君须记,接至十三四月余,又逢正受超神继,超神之气后符头,如此循环始复周。认取兹为尊甲法,勿胶拆补缪搜求,须知尊甲凭符使,休使蓬符居坎水,任生艮土寄阴禽,冲伤震木从三起,巽藏杜辅景英离,坤寄阳禽芮死随,柱惊七兑开心六,分定宫方直六仪,奇仪入局节为据,节有阴阳分两部,阴局逆仪奇顺行,阳局逆奇仪顺布,天盘地盘同一规,地盘永定天盘移,八门八贵有分别,门作人盘贵独飞。假令中元用白露,阴起三宫甲子戊,己庚辛壬癸逆行,乙丙丁奇四五六,时如己日用丙寅,支遁于蓬干在禽,即以直符冲到艮,坎加直使是伤门,丁休六合同临兑,鸟跌穴时、时最利,举此一局例其余,余释卷中斯勿赘。

 

【神机赋】
六甲主使,三才攸分,步咒摄乎鬼神,存局通乎妙旨,前修删简灵文,裁整诸经奥理。原夫甲加丙兮龙回首,丙加甲兮鸟跌穴,回首则抚绥易遂,跌穴则显灼易成。身残毁兮,乙遇辛而龙逃走。财虚耗兮、辛遇乙而虎猖狂。癸见螣蛇夭矫。丁见癸朱雀投江。生丙临戊为天遁而用兵。开乙临己为地遁、而安坟。休丁遇太阴为人遁、而安营。伏干格,庚临日干。飞干格,日干临庚。庚临直符、伏宫格之名。直符临庚、飞宫格之位。大格庚临六癸。刑格庚临六己。按格所向既凶,百事营为不喜。时干克日干、乃五不遇而灾生。丙奇临时干、名为勃格而祸起。三奇得使、众善皆臻。六仪击刑、百凶俱集。太白加荧贼欲来。火入金乡贼将去。地罗遮阵不占前。天网四张无远路。直符之宫,乃同天乙位上而取。如逢急难,宜从直符方下而行。

 

【指迷赋摘】
乙天蓬而赏赐施恩,丙明堂而扬威发号,丁即玉女为太阴,只可守营而固守,戊为天门、千里乘龙而有应,己为地户、推明旧事可修营,庚天刑而屯兵决狱,辛天庭而杜塞难通,六壬天牢兮、只宜囚禁。六癸天狱兮、不利攸行。蓬任冲辅阳星、举谋大利。英芮柱心禽阴星、退隐无凶。天蓬亦宜筑垒堤防,禽芮尤宜屯军养马。天冲必胜,天辅多凶。天心布阵如神,天柱安营有庆,天任兮万神拥护,天英兮战鬪损军。星克宫而客利,宫克星而主胜。门害则作事稽迟门迫则所为欠遂。三奇入墓、喜以成忧。六仪击刑、美中不足。开三所作亨通,闭五诸凡困顿。五阳宜举动,利客而鼓噪喧天。五阴喜退藏,利主而衔枚伏路。奇游六仪,公庭宴乐。玉女守户,私路逍遥。天辅时常多赦宥,何愁铁钺之诛。威德时乃利客兵,任意施为必美。反吟而进退无常,伏吟而忧疑不已。天遁进兵为上策,地遁立寨可藏兵,人遁择士求贤,神遁运筹祈祷,鬼遁多诈,可偷营劫寨以伏兵。龙遁通神,利水战渡江而祈雨。云遁噀甲生威。风遁扬兵助胜。青龙返首、万事皆通,白虎猖狂、所为不利,飞鸟跌穴兮、变凶作吉,青龙逃走兮、反福为殃,朱雀投江休动作,螣蛇夭矫主惊慌,遇格兮主客皆凶,逢勃兮人情逆乱,太白入荧而盗贼将来,火入金乡而贼人必去,三胜地无人可敌,五不击孰敢相攻。

 

【专征赋摘】
星门之在四时,有休囚之与旺相,游九宫以循环,按八方而背向,伺军旅之成败,审人事之攸当,或倚直符之游宫,或居贵人之玉帐。直符之宫,又云:正月在巳、二月在午顺行。避旬始之阴阳,背孤雄之健旺,据天乙宫而击其冲,并亭亭神而居其上,合天地之威神,应神灵之卫仗,十卒而可敌千夫,一车而可当百辆。避旬始二句。元女经云:寅午戍月;上旬天地并在南,中旬并在北,下旬并在东。巳酉丑月;上旬在西,中旬在南,下旬在北。申子辰月;上旬在东,中旬在北,下旬在西。亥卯未月;上旬在北,中旬在西。下旬在南。元女以上中下日月排之,气藏月中,用孟仲季三辰配之。凡交战得相并,左天右地者胜,背天向地者后患,向天背地者败,背天地者,一以当百也。欲顿兵以安营,依十辰而取样,九天利以陈兵,九地宜于隐阵。天门出入元戎,地户当居小将,蓬星安置鼓旗,天牢稳贮储饷,判断于天庭之间,察两辞而可谅,斩决于天狱之中,庶无怨乎冤枉。伏兵于太阴之幽,士卒居明堂之上,约人马数以为宜,逐岁月时而变状,斯营垒之大纲,实轩辕之楷匠。是故丙为荧感,庚为太白,遇丙俱名为勃,逢庚乃谓之格,勃则紊乱纪纲,格则鬪伤主客。或临岁月日时飞伏支干,或加直符天乙所游之宅,加十干利捕逃亡,随四时必当擒获。临六壬而灾深,加六癸而祸极,加己刑格凶时,为将必须谨择,行军乃车破马伤,土卒必身亡首馘。庚加直符之道,宜野战郊坰。直使与庚同宫,利待敌于城栅,不得已而用之,祸先临于师伯。或遇丁癸相加,或值乙奇相蓦,三奇入墓而困穷,六仪击刑而迮迫,火入金而贼来,金入火而退逆,金火相入俱凶,举动皆成寡隙,祸已去而复来,福将合而反息,虽有吉宿奇门,不可与于戈戟。又有五不遇时,阴阳合于中应。时干克日、而动用必遭其祸刑。若值甲丙相覆,反为威德之灵。上会五阳之干,下合三吉之星,择此四科而动,保全万事以安宁,是故天有四时,阴阳更值,自巳终癸为阴刑,起甲至戊为阳德。凡欲举动以施为,能就阳时而必克。阴时强以出行,身罹殃而毙踣。推时下之六甲,审开合之法式,符临一八三四、乃为开通。如临九二七六、时名闭塞。逢开利以有为,值闭尤宜静默,用时迷于两端,吉凶无以取则。时逢仲甲子午、刑德在门,鬪战而主客两败。此中先举不存,此时名为天甲,利以逃遁亡奔。如遇孟甲之时寅申,阳在内、而阴在外。宜固守以戢兵,动必遭其刑害,此时名为地甲,利以居家欢会。如值下元季甲辰戌、阴处内、而阳外游,此时名为飞甲,利以动众经求,万事甚宜兴举,八方可以周流。倘能明于三甲,审开合以无忧,如被冠贼潜围,仓卒乘我不备,事须应敌陈兵,不容待其使利,孤雄健旺属他,奇门又不相比,士卒性命存亡,得失在乎将帅,当此慌惚之时,其将何以指示,若有此事不虞,须假神明佑庇,即以分兵三部,逐日周旋,岁月之方,将居其位,军左袒以待兵,众啖呼以助势,我克胜以保全,敌必败而奔坠。分兵三部、一居月建上、一居生辰上、一居亭亭方上、用之克敌大胜。

 

【混合百神】
天地定位,山泽通气,雷风相薄,水火交济,取义于上,阴阳合位,混而成之,吉凶分隶。
六甲加甲;青龙出地,喜信必来,门合则美,门塞星凶,空有财至。
六甲加乙;青龙入云,三奇门交,贵子生成,星干不利,虚得其名。
六甲加丙;青龙返首,凡事亨通,兼得长久,门仪不合,亦难得就。
六甲加丁;青龙耀明,三门合吉,宜谒贵人,改官迁职,大有英名,符事役凶,立待词刑。
六甲加己;青龙合灵,吉星主财,吉门事成,星门不合,徒费精神。
六甲加庚;青龙符格,起咎成凶,在于不测,星吉门顺,亦宜静默。
六甲加辛;青龙失惊,门中一合,万事从心,凶星上立,财利亡倾。
六甲加壬;青龙网罗,阴人用之,灾祸弥多,阳人用之,诡谲不和。
六甲加癸;青龙华盖,门合吉星,永无灾害,若伤死门,奸阴阳会。
六乙加甲;阴中返阳,凶星财破,人口损伤,阴人才合,阳人慌张。
六乙加乙;日奇伏刑,贵人问之,主失其名,门合再叙,门逆丧停。
六乙加丙;奇仪顺格,吉星临之,授官迁职,夫占其妻,必有离隔。
六乙加丁;朱雀入墓,文书入官,架阁留住,星门吉泰,文词得路。
六乙加己;日奇入雾,土木混同,雨有交互,求事得微,门乘必悞。
六乙加庚;日奇自刑,鬬起争财,必入讼庭,星干不吉,夫妻外情。
六乙加辛;青龙逃走,失财逃亡,二事俱丑,强立强为,定无长久。
六乙加壬;青龙得云,阳人主失,病是阴人。
六乙加癸;日入天网,阴人望信,立见灾恙,官事失财,凡事虚妄。
六丙加甲;飞鸟跌穴,贵面天颜,荣迁越职,所有图谋,一切通彻。
六丙加乙;月奇浮云,贵人印信,即可敷陈,公私利亨,百事称心。
六丙加丙;月奇勃格,两重文书,皆遭障格,门逆财亡,门顺虚迫。
六丙加丁;奇入朱雀,文书亨通,贵占权握,常人得之,衣禄退剥。
六丙加己;火孛入刑,文书不来,狱中有人,星吉门顺,空禁虚名,星乘门逆,徒杖而刑。
六丙加庚;荧入太白,家事熬煎,又逢盗贼,门合星吉,贼在人获,星门相遗,祸生因客。
六丙加辛;月精合佑,久病之人,药师来救,文状入官,亦能成就。
六丙加壬;孛乱来临,文讼公庭,因淫妇人,庶人流离,贵人失名。
六丙加癸;华盖孛师,阴人用之,灾祸相随,必因词讼,后必无亏。
六丁加甲;青龙得光,贵人迁职,常人得良,星符合处,喜美非常。
六丁加乙;格为人遁,得喜非常,贵人荐论,改禄受权,实为广运。
六丁加丙;加中复奇,多生口舌,事生跷蹊,贵招官禄,常人刑之。
六丁加丁;奇入太阴,望文书至,远大名深,两重文意,凡百遂心,若信近用,名为伏吟。
六丁加己;火入勾神,文状词凶,奸因妇人,私中有私,往则刑名。
六丁加庚;织女寻牛,不有私情,定遇冤雠,阴人无理,刑禁官囚。
六丁交辛;朱雀入狱,官人刑囚,亦遭剥落,常人枷锁,百日放却。
六丁交壬;五人相和,丁壬化木,财利得多,贵人赐禄,文状平和。
六丁交癸;朱雀沉江,女人官府,定争成双,公私不协。两有所伤。
六己加甲;伏格青龙,门合吉星,财利是隆,门逆凶星,所干成空。
六己加乙;墓入不明,星门合吉,且喜平平,不合而逆,凡干不成。
六己加丙;格名孛师,阳人宣赐,爵禄加之,阴人大忌,奸乱乘违。
六己加丁;奇入墓名,文书当诉,门合吉神,先论得理,后对遭惩。
六己加己;地户逢鬼,阴人望信,信者难委,门符合处,远近来至。
六己加庚;刑格之名,阴人发用,必得阳人,阳宜静默,阴主私情。
六己加辛;魂神入墓,家有阴人,鬼妖惊户,符门合处,小口灾遇。
六己加壬;刑网高张,阴人奸恶,阳人遭伤,门迫星凶,两人俱亡。
六己加癸;地刑元武,阴人沉吟,灾病不语,门合星扶,遂成疾苦。
六庚加甲;刑青龙格,财利多荣,星门法则,不合则凶,合则免厄。
六庚加乙;日合六格,百事安然,尤当缄默,星门乘凶,官事刑迫。
六庚加丙;太白入荧,失物被盗,难获难寻,门合星吉,赃物知情,符门不吉,官事来临。
六庚加丁;名曰亭亭,文状争论,私匿之情,符门逆背,词讼难成。
六庚加己;刑格凶否,狱囚之人,难有伸理。
六庚加庚;太白之名,官事并发,狱禁平人,凶期百日,却有舒情。
六庚加辛;干格白虎,道路伤亡,必失伴侣,有事难休,定执客主。
六庚加壬;蛇格之名,阴阳占信,迷路无音,伤门主灾,死门丧停。
六庚加癸;大刑之格,占路远求,阴人疾厄,鬼贼相扶,遂生离格。
六辛加甲;龙困遭伤,系官争财,阴人不妨,阳人有灾,门顺吉昌。
六辛加乙;白虎猖狂,失财破家,人口死亡,远行失信,家事彷徨。
六辛加丙;干合荧惑,文状虚词,竞争财物,星门不合,暗昧屈厄。
六辛加丁;狱神入奇,远行经商,利倍得迟,星门不吉,夫妇分离。
六辛加己;刑狱之格,奴婢欺主,先自刑克,门吉星强,虚成累及。
六辛加庚;白虎伤格,两女争男,皆因酒色,星合门凶,丑声难塞。
六辛加卒;狱入自刑,求财喜合,利用阴人,阳人用之,灾害时临。
六辛加壬;蛇入狱刑,两男争女,讼逼难停,门符合吉,首者遭黥。
六辛加癸;直格华盖,阴人用之,无灾无害,吉门吉星,阳人得财,兼有酒食,喜庆咸来。
六壬加甲;蛇化为龙,阴人用事,喜庆重重,阳人求事,有始无终。
六壬加乙;格名小蛇,阴人伏灾,阳人伤嗟,孕生贵子,禄马光华。
六壬加丙;蛇入冶炉,词讼争端,空事无图,若遇刑禁,出则招徒。
六壬加丁;干合蛇刑,文书财喜,大宜阴人,贵人官禄,常人平平。
六壬加己;蛇凶入狱,大祸将成,夫妻不睦,罪若有刑,金银沾足。
六壬加庚;太白骑蛇,刑狱公明,好分正邪,如逢伤死,刑戮无差。
六壬加辛;螣蛇格干,符门虽吉,亦不可安,所有运谋,内生欺瞒。
六壬加壬;罗网自缠,阴人利用,阳人莫前,三吉不入,万事无缘。
六壬加癸;螣蛇飞空,家不和睦,室女私通,星门俱吉,信息隆隆。
六癸加甲;罗网青龙,财喜姻亲,必遇吉人,星门不合,阳人讼刑。
六癸加乙;华盖逢星,贵人宠禄,权位如轻,常人怪异,口舌来临。
六癸加丙;盖遇孛师,贵人受官,小人得依,若占文状,定得门眉。
六癸加丁;螣蛇夭矫,阴人文书,为凶之兆,损财招刑,不宜叠调。
六癸加己;华盖地户,阴人问夫,求至居住,门顺入室,门逆夫殆。
六癸加庚;大格飞名,只宜上官,握柄雄声,公事得迟,钱则有争。
六癸加辛;狱入天牢,军吏遭系,罪恐难逃,门吉星吉,虚禁无劳。
六癸加壬;复见螣蛇,阴人绝子,又复离家,理顺后嫁,未保年华。
六癸加癸:天网高张,行旅失约,游去四方,合处相得,逆处相伤。
昔日举要计一百干,留甲十干寄戊同安,且以八方人来意看,九宫支上却讨时干,如住宫中来人时是。此句独不叶韵。己课对宫从交上看,元微秘典一诀万端,倘非志士切莫与观,天机深惜智在克宽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奇门古籍经典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

相关文章推荐:

一条回应:“御定奇门宝鉴”

  1. 汪寒说道:

    谢谢王老师分享,资料很好,功德无量!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方式
本站链接: 联系我们 |  百度地图 |  谷歌地图 | 

易宇山人 Copyright @ 奇门遁甲 版权所有 黔ICP备16001841号
微信:yiyu30  电话:18786688361  QQ:120472836  邮箱:120472836@qq.com
爱民、爱国、弘扬传统文化、热爱每一个生命!不夸张、不迷信、实事求是、辩证统一原则!